首页 成塾滛乱的家族美妇 下章
第三章
  三叔母起裙摆把手指送着,狂求使三叔母变态痴恋下体的味道:“啊…用力…我…”三叔母微蹙双眉、两眼紧闭,手指更快的进出道,一阵了出来。

 双腿不虚软使她跪坐下来…虽然获得短暂的高,内心仍是空虚不已不自言自语起来:“我想要男人哪…”此时三叔母却毫不知情浴室门外,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目睹了方才发生的一切。

 第二天三叔母起了一大早,便到厨房准备早餐,正当专注的煎着荷包蛋时,有一只手从后方贴着自己的部,她以为是丈夫亲昵的调戏,心里一阵温暖:“老公,一大早会被人看到的。”她轻柔的拨开他的手,没想到却转往房摸过来。

 “唉呀!你这人怎么…”她忽地转身,赫然发现不是丈夫…“小刚…怎么会是你…?”三叔母眼睛瞪大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贴在房的手,居然是我!

 “三叔母,我知道你的需要,三叔不能的我可以帮你呀!”“小刚…你在胡说什么?”“嘻嘻…不要不好意思,昨晚我看到你一个人在浴室…”“啊!你…”现在羞愧也不是,她脑袋轰然一片空白。

 “三叔母,你不是想要男人吗?你昨晚好啊!”我说着把下的巨掏出来,不时的着,三叔母不住往我的那话儿瞧去,不停地头像是要挤出什么,一会儿男人雄的腥味窜进她的嗅觉范围。“小刚…你…我是你的叔母啊!”“叔母,你看这只大家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三叔母看着我坚雄伟的具,似乎有一股电户窜起,脑袋感到昏眩:“好大的…如果真干进那里…一定很来劲…”我自身后着三叔母,两手解开三叔母的上衣,两颗大瞬即弹跳出来。

 “小刚…不要…这样给家里人知道我以后怎么做人啊!”三叔母半推半就,拉扯之间我已把三叔母的裙子退到脚下,整个肥登时一览无遗。

 “三叔母,都生小孩了,皮肤还这么光滑,无论如何我都要好好享受你的小…”我的手滑向部,两个指头熟练的拨开蕊因兴奋充血凸了起来。

 “小刚…快住手…我们不能…这样…”三叔母感到被强暴及伦双重的刺,身体很快的,骨头也渐渐的酥麻,有气无力的趴在琉理台上,房任我

 “…我的三叔母…你的子真大…每次一想到三叔每晚都能尽情玩你,我的都会痛的厉害…啊!不,应该说他实在太不知道珍惜了。”

 三叔母受到挑逗,闷哼出愉的声:“嗯…小刚…你的手…”三叔母黑亮的把整片都盖住,我从后方在核四周捏,三叔母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我发烫的,爱不释手的上下磨擦…

 “小刚…哼…你这…好硬…”“想要了吧?”男人好整以暇享受征服的快,女人却濒临爆发的边缘。只看她朝我的下体一伸,整硬梆梆的茎入手来直教人烫手,半点情趣也不容许,三叔母猴急地把对准自己的,我轻松一顶整支尽入三叔母的桃花

 “啊…小刚…好舒服…用力…快…”我受到鼓励猛烈的送,下体发出轻脆的碰撞声,三叔母紧紧的抓住桌缘,两腿大开,觉得户内上有千万条蚯蚓般酥,不停的扭动股,看她这般姿,火高升,抱住三叔母部不知怜香惜玉的拚命顶进出,得她一脸惨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太了…我给你干死了…”“叔母…你这好紧…我以后…天天都要上你…”翻出缩进,我与三叔母紧密的结合着,已经到达忘我大声的叫着“喔…小刚…用力干我…以后我天天洗好肥等…等你干…哼…”“真…真的吗…”“真…真的…小刚…我爱…爱死你的了…用力…哼…”琉理台剧烈摇晃发出咯、咯、咯的声响,锅铲纷纷掉落地面,三叔母香汗淋漓,头发散的遮住半边脸。

 “呜…哼…叔母你…你的…我快不行了…我快要了…”“我也不行了…快…丢了…”“啊…出…来了…”我将滚烫的深深的入三叔母的子里,两人同时达到高发狂的似野兽般嘶吼。不一会儿整个人趴在三叔母背后,两人不断的息,足的颤抖着“好小刚,没想到你…这么行…叔母差点被你干死。”

 “三叔母,你是我过最的女人…我就算死了也没关系…”片刻后,我们两人整理起衣衫凌乱的自己而各自充容离开。***

 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爸离婚而去,留下我及大姐给爸抚养,我对生母已经是没有什么印象了,之后爸又娶了现在的继母---琼琳,而继母也有一个女儿也一起带了过来,听说继母的前夫好像是爸的朋友。

 后来发生交通意外去世,去世前便请求父亲照顾她们,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而继母的女儿叫琦玉,因为和大姐、我从小一块长大,三个人的感情很好,现在小妹已经是个专科生了。

 大姐也嫁做人妇,至于我和琦玉及大姐以后的关系,那是之后的事情了…近外头下着大雨,刚回到家的继母撑着伞却了一身,正在前庭播去身上的水珠。“真要命,这场雨简直要把人没…啧!得我一身都了,不赶快换干衣服会感冒。”

 她拎着滴水的裙摆走进房间,去衣物换上宽松的裙,继母抚着下体,怨恨无奈的火快将发热的身体没,但对于年届虎狼的女人来说,这方面的需求却有增无减,能瞒着丈夫享受不同的,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想着想着滑了起来,花蕊的深处难耐,透过手指着丰,渴望获得高念,像永不止息的水,自潺潺出。

 “妈,你身体不舒服吗?”继母猛一回头,我探头伸进房内,脸狐疑不安的表情。“呃…没…没事…我很好。”继母吓得头皮发麻,支支唔的。“我看你很难过的样子,你真的没事?”

 “是啊!我…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嗯!那就好。”我说罢带上门离去。“糟了,这孩子一定看到我刚刚的样子!”

 全身的狂热火瞬间熄灭,花容失的呆立原处,懊恼自己忘了锁上房门。“他一定看到了…小刚该不会看到我自的模样吧?”心里忐忑不安的猜测,羞赧于身为母亲的态却让儿子撞见,下体的蕊心隐隐痛了起来。

 房门外,我并未离去,透过钥匙孔继母懊悔姿尽收眼底。继母缓缓收拾好下翻开的底,望着镜中自己姣好的身段。“啊…这罪恶的身体需要强壮的男人来抚慰啊…”她右手扶着左,哀怨的皱起双眉。

 “小刚这个年纪,应该也有巨大的了吧?啊…我真是的女人,这种时候…即使是儿子我也会答应…”

 房内继母对镜自怜的态,看得小刚不偋住呼吸,继母泛红着双颊、搔首姿的风情万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想夺门而入。

 “嗯…好儿子…快入妈的…哼…”继母一边房,一边着两腿处,不自觉的幻想着小刚呻出声。门外的我把肿掏出,上下套着。

 “啊…妈妈…我想干你…”“嗯…小刚…用力进来…”“啊…妈妈…你真是…”“喔…乖儿子…好舒服…”两人隔着一扇门,互相痴的幻想着彼此的体,形成靡忘我的不伦地狱。

 我门一开,热烫的很快的了出来,在我的心里彷佛进继母里般感到足。事后我心里盘算着那三十多岁,体态却仍像是二十来岁的女人,我的继母。

 而内心渐渐有了新的打算…晚上下大雨,屋顶霹呢叭拉的声响大作,我半倚在头,继母坐在缘手心捧着药汤…“小刚,药来了。”多的精力消耗又碰上感冒流行,所以有些轻微的症状,只好苦哈哈的在家休息一天。

 “小刚,喝了药吧!不喝凉了就不好。”“噢…我最讨厌吃药汤了啦…”继母温柔体贴的把药递到我的嘴边喂我喝,我半推半就也就喝了药。继母端着空碗正要起身,我拉住她:“妈,你先别走,陪我一会儿。”

 “小刚,你哪里不舒服吗?”继母继而坐下关心的嘘寒问暖。“呃…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可不可以说…”我鼓起勇气想要对继母说出自己无望。“你说吧!只要我做得到我都会答应。”我决定豁出去了“你…我想…摸摸你的部。”

 继母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提出这种要求,不狐疑我是不是生病昏了头,顿时,继母不知该如何应对,如果拒绝我担心受到打击,不加以拒绝又违背世俗伦理,一时之间双颊绯红…“小刚…你…我是你妈妈,怎么可以…”

 “你…我想…你是我的继母,应该没有关系的…”继母红着脸思忖一会:“好…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只有部不许做其他事!”

 “真的?太好了。”我快要出眼泪般。天啊!继母居然答应我,她的手正在解开口的钮扣,两个房清晰可见,粉红色边滚蕾丝的罩,在朴素的衣着下继母的子显的格外硕大,受到这等刺,我底下的一下就坚硬起来。

 “啊…不行…我怎么能对自己的继母动念…”继母终于把罩剥下,我从来没想到继母有一对这么美的房,丰,形状完美,晕适中,头柔软的微上翘。我颤抖着握住继母的子,左起来,继母羞的别过头,我居然玩继母的双峰。

 然后还从嘴伸出舌头播继母的头,继母似乎在忍耐着紧咬下,那副美样看在我眼里真有说不出的感动。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成塾滛乱的家族美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