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
甄姬
 话说曹在破冀州时,曹丕是军中的先领。曹丕一进邺城即先冲到袁绍家,下马拔剑而入。当曹丕进到后堂,看见有两个妇人相抱而哭,曹丕问:“你们是谁?”

 其中一位妇人哭着说:“妾乃是袁将军之刘氏!”

 曹丕又指着另外一女问:“那她又是谁?”

 刘氏说:“她是我二媳妇;袁熙的子甄氏!因为袁熙要镇守幽州时,甄氏不想远行,所以留在这里。”

 曹丕走近一看,只见甄氏披发垢面,似乎有意把自己脏的样子,曹丕好奇又怀疑的用衣袖擦拭甄氏的脸。甄氏污脏的脸被擦拭过后,出玉肌花貌,更有倾国倾城之

 曹丕看着甄氏看得入神,失魂落魄的说:“我是曹丞相之子──曹丕,只要你们不轻举妄动,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刘氏婆媳俩道谢不已,曹丕则坐镇中堂,以防其它的军士前来扰。

 待曹也来到绍府,一见府外有军士做门岗哨,曹问:“谁在这里?”守将说:“世子在内。”

 曹进门准备质问曹丕,却见曹丕正看着甄氏出神,连父亲进来了还不知道。

 曹正想发作怒气,刘氏却先发话:“全凭世子保全妾家,愿献甄氏为世子执箕帚。”

 曹看了甄氏也不住点头头称美:“真吾儿妇也!”遂命令曹丕好好安置她们,待凯旋归来后在做处置。

 曹为免邺城被战火蹂躏,曹占领邺城并不加以破坏,保持完整的城郭,也不伤害城里的居民。就连原是袁绍家中的人也容他们继续留住在别墅中。

 曹命人整理袁绍豪华的大宅邸,然后让他最喜爱的三子──曹场居住其中。

 因为曹场自幼即显现出不凡的文才,使爱好文学的曹倍感荣耀,因此而特别钟爱这个幼子。当曹接收袁绍的华丽住宅时,自然先想到曹场,便派人送夫人卞氏和曹场到邺城居住,等待他凯旋荣归;自己则带领长子曹丕和次子曹彰继续往北直追袁氏残兵。

 自幼备受宠爱的曹场一住进别墅,立刻被宅院中的离梁画楝所吸引,花园中的奇石异草更使他陶醉,终悠游其中。

 这一年,曹场经十四岁了,虽然在别墅中日子悠闲,生活舒适,可是,身为曹氏家族的一员,曹场眼看着兄长们一个个跟着父亲出征,风风光光上战场,带着显赫的功绩归来,一股莫名的焦虑涌上心头,而经常眉结深锁。

 曹场心想:“难道,我就一直在父亲的呵护下生活吗!?同一娘胎所出,我当然也能扬名沙场!”曹场灵机一动,召来家僮建辉:“建辉,你去牵我的马来,召集所有家丁跟我作个游戏!”

 建辉虽然不懂曹场想作的游戏是什么!可是,眼见连愁眉不展的小主人忽然有了笑脸,建辉乐得四处奔走,没多久,黑的一群人站在一身戎装,骑在马上的曹场面前。曹场一声吆喝,挥剑冲向这些假想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大获全胜…

 嘻笑中,建辉赶紧取来笔墨,曹场振笔疾书,一张张捷报的布告展示在众人面前,引来家丁们阵阵喝采。用这种方式,曹场总算排遣一点中的郁闷。

 另外一边,甄姬自从被曹安置后宅以后,虽然日子过的虽然清淡幽闲,但一颗心总是担忧未来的命运。虽然曹并不限制甄姬的行动,但却派婢女徐氏让她差遣,表面是侍候;实际是监视。

 刚刚开始甄姬心中总是觉得不平,可是日子一久,也慢慢适应了。甄姬就每天做些女红、作师赋、笔墨丹青…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只是心中总是好象缺少点甚么,自己也说不上来。“或许是寂寞吧!”甄姬也不敢确定。

 右是一个恼人的深秋午后,甄姬在书案前展开帛纸、笔濡了墨,写下“山涧清独漂萍,生若浮沉残梦醒…”便轻叹一声,只觉得杂思重重,久久无法接成下句。一股深闺难耐的哀怨占据心头,甄姬只是噙着泪,无神的望着远处。

 突然!一阵阵的动、欢呼声自前院传来,让甄姬吓一跳以为有甚么事变,询问之下才知原来是曹场在做“游戏”

 甄姬的脑海突然浮现一个影像,见过几次面的曹场,一脸稚气中带着文人的傲气;明亮的眼神里却也有点英志难伸的落寞…思绪中,甄姬不脸红心跳,一股深埋内心已久的情怀,在此时却不知不觉的被挑动起来,游魂似的竟然寻着动声处走去。

 曹场又策马奔驰在庭院中“杀敌”时,忽然听见前面松林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曹场心中一震,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却不敢确定。当他走入松林莲池畔,亲眼见到发出笑声的女人,心中已有八九分笃定自己的猜测了。

 原来莲池畔的女人,一身绿衣衫,身材丰腴而不臃肿,瓜子脸蛋上柳眉杏眼、朱、微泛桃红的香腮…曹场一时看傻了眼,神也飞了,勒住马定定望着池畔的女人,真的是甄姬没错。

 曹场跟甄姬见过己面,但都是匆匆一瞥,并未曾交谈。曹场只知道甄姬是父亲曹自袁绍手中夺来的,算是曹的俘虏,意即是说,甄姬的命运全凭曹的处置,目前暂且住在这大宅的后院里。

 曹场正看得入神,突然有人叫道:“三公子!”曹场这才猛然惊醒,回头一看是父亲的侍女徐氏,笑盈盈的说:“三公子,想必您该听过吧,这位是甄姬!”

 曹场点点头下马来,口中轻念了一声:“甄姬!?”

 只见甄姬微微欠身,两片朱出清脆的声音:“久仰三公子大名,妾身以为三公子只是文才不凡,原来您也会玩剑啊!真是文武双全”边说着,甄姬伸手拿过曹场手中的剑。

 曹场一听甄姬夸赞,只是红着脸,心想:“我那会武剑,只是砍罢了,真是出糗…”当甄姬柔的玉手轻轻碰触到曹场的手时,曹场感觉到一般无以形容的一股触感沁袭全身,一时无法自已。

 甄姬却微笑的说:“你挥剑奔驰的样子,太危险了,伤了人就不好,还是收起来吧!”又把剑递还给曹场。曹场接过剑,敢忙把剑入了鞘。

 一旁站立的徐氏忽然说:“三公子!甄姬久仰你的文才,今天是特地来看看你的。”徐氏走近曹场,继续说:“甄姬想请三公子到她的住处,聆赏公子的文华…”

 甄姬忙着接话道:“不知三公子是否愿意曲驾前往?”甄姬真的对曹场的才华甚为倾心,想想自己像被软一般,想要跟曹场聊聊天,以解心闷。

 曹场有点受宠若惊的犹豫起来,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涩涩的说:“…可…

 可以吗…“

 甄姬轻启朱,含笑若春风拂过,说:“三公子能莅临蔽处,是我三生有幸,莫大光荣!”说着就伸手牵着曹场:“三公子,请跟我来!”

 曹场就像失了魂似的,任由甄姬拉着走。曹场只觉得甄姬的手既温暖又柔,又看到甄姬衣裙上的彩带,在风中冉冉飘着,曹场的心似乎也跟着飞扬起来!

 入到屋里,甄姬请曹场在窗下的位子,自己和曹场相对而坐,坐下时,缘裙摆下出小巧的、鹅黄的绣花鞋。

 曹场四下张望这间书房,案上四书、五经,一张摊开的帛纸,濡了墨的笔搁在笔架上,显然甄姬也在写诗赋、作画。曹场不也暗赞,甄姬也是才貌双全的才女。

 曹场看着帛纸上未完成的诗句,便悟得甄姬寂寞之心,当下提笔接着书下“笑谈解语金玉声,灵台芥蒂复青明。”暗中表示爱慕之心。

 这时候,甄姬的侍女幼婵端过茶给曹场和甄姬,曹场手接过茶,他耳朵里听着甄姬轻柔的声音讲述一些她幼年的事,眼睛却直盯着甄姬裙摆下的鞋尖,连甄姬所讲的内容全没听进去,心中想着,若能将那一对小脚握在掌中,定有一番滋味…

 “三公子,时候不早了!”曹场定神一看,原来徐氏也跟着他走进甄姬书房,而且就坐在他旁边。曹场又望向窗外,才觉天色将近黄昏,不由一阵惆怅,只怨时光似箭。

 “是啊!时候不早了,我该定了!”曹场有点心不在焉的说。

 甄姬陪着站起身,笑盈盈的问:“这么早就要回去?今天招待不周,请三公子原谅,以后有空三公子常来!”

 曹场有些不情愿的走出书房,希望甄姬能挽留他,可是没有。他走了几步,回头望见甄姬和徐氏双双坐着,拿起刺绣开始刺绣。不期然的,就在曹场回头望时,甄姬正巧抬头,四目会。曹场匆匆收回眼光,快步走同自己房里,心中却惦记着刚刚那一眼。

 “没想到,实际上的甄姬比传闻中更美,更令人心动!”曹场心想。从此,甄姬的一颦一笑,深烙在曹场心中,时时在他脑海出现,曹场十四岁的心灵,已经被甄姬搅,无法自已。

 甄姬送走曹场后,独自对着书案,喃喃念着“山涧清独漂萍,生若浮沉残梦醒;笑谈解语金玉声,灵台芥蒂复青明。”心中竟然一阵甜蜜。

 连着第二天,第三天,曹场照样在午后骑马绕过松林,走到莲池畔,上不佩剑了,只希望骑马散步到莲池畔时,如银铃声响的笑声再响起,甄姬秀丽的身影再在风中出现莲池畔。但是,他失望了。莲池畔清风徐徐,独不见熟悉的人影。

 曹场悲伤得下马,立在池畔看着池水发呆,水面一波波涟漪,无不引动他的忧思。忽然,曹场眼前一亮,一个身影自前方走过,是甄姬的侍女幼婵。

 曹场忽然福至心灵:“对呀,我可以自己去找她啊!”心中主意已定,曹场跨上马,轻松的踱到甄姬书房前,见甄姬房门半掩。

 曹场下马,轻叩书房门,门一开,家常妆扮的甄姬出现眼前,一脸微笑的接他:“三公子,您又出来骑马散步了?请进!”曹场见着甄姬,心中喜悦已使他不知所措,甄姬一邀请他,反而使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一会儿才红着脸进去,脸上却掩不住心中的喜悦。

 “三公子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好,春风面的,可是有什么喜事。”甄姬仍然笑容甜美的说。

 “有啊!”曹场终究是名门出身,一会儿工夫已能调适自己的紧张,和甄姬有说有笑了:“能和你单独谈话,是我最快乐的事。”

 甄姬低头抿嘴一笑:“三公子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油腔滑调,才小小的年纪!”听到“小小年纪”曹场感到一股莫名的伤感,他心里想:“难道她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吗?”

 不过,这个伤感终究敌不过单独和甄姬谈话的愉快,曹场滔滔不竭的找出许多话题和甄姬聊,不知不觉中,存在心中的芥蒂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甄姬也几次被他逗得发出愉快的笑声。

 不觉,天色又晚了,曹场急得形,甄姬觉得曹场面有难,便关心的问:“三公子,有甚么心事吗?”

 曹场顿时脸红心跳,低着头,细细的说:“…你…你是不是…都把我当…小孩子看…”曹场越说越小声。

 聪明的甄姬一听便知道曹场的心思,一下子也脸羞红,只说个:“…不…”

 连忙转过身子,掩饰自己的羞涩。甄姬知道自己也是暗暗喜欢着曹场,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而且她还大曹场十几岁呢!

 曹场两天没有见着甄姬,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折磨,如今不但见到甄姬,更和她单独对谈一个下午,这种经历怎么不令人兴奋呢?而且对于自己勇敢的示爱,甄姬并没有怒颜责斥。

 曹场大胆的从背后搭扶着甄姬的双肩,颤声的说:“…我…爱…你…”虽然短短的三个字,曹场却觉得仿佛比要书成一篇艰涩的长赋一般难出口。

 甄姬的身体似乎突遭电击般一震,微微想挣开,但曹场却施力把他转过身来。

 当甄姬面对曹场时,不又低着头,轻若蚊鸣的说:“…我…我也…嗯…”话没说完,嘴即被曹场的嘴封住了。

 曹场像疯狂般的亲吻着甄姬,只觉得阵阵脂粉清香直扑入鼻,漾的情让脑中的“知书达理”已不复存。情窦初开的曹场,并不懂得如何亲吻,只是一昧发似的的胡亲,让甄姬被搔得难受,心情不上不下的。

 甄姬慢慢被起女慈母般的爱怜,甄姬伸出双手圈着曹场的颈项,轻轻的控制着曹场的头,让曹场能进入状态的深吻着。当曹场跟甄姬四再度紧贴之时,甄姬伸出舌尖挑开曹场的牙门,把舌头伸进曹场的嘴巴里搅着、着。

 曹场跟甄姬的舌头互相在斗着,互相着对方的唾弃。曹场在热烈的拥吻中慢慢进入佳境,抱着甄姬的手也渐渐加大紧箍的力道。曹场觉得紧贴着膛的是甄姬的两团富有弹的丰,随着甄姬扭动的身体,正在重重的着。

 正当曹场陶醉在无可言喻的快中时,突然一声惊讶“啊!”的叫声,来自书房门口。曹场跟甄姬立即分开,曹场向门口一看,只见侍女幼婵脸羞红的呆立着,张口瞪眼的不知所措。“嘤!”一声,幼婵赶忙低着头转身离去。

 甄姬也是低着头,老半天说不出话,而曹场更是一副茫茫然之状僵立着。不知经过多久,也许只是一刹那;也许是好几个时辰,最后,还是甄姬先开口,呐呐的说:“…三公子…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曹场懵懵懂懂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在路上曹场慢慢回过神来,只觉得心清气,一面哼着歌,一面骑着马闲回去。家仆见到不住吓了一跳,两天来还是第一次见曹场有这么愉快的笑容,虽然他不懂是什么因素,但至少不会是坏事。

 建辉当然不懂,曹场看建辉一付抓不着头绪的表情觉得非常有趣,因为,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明了自己初见甄姬凝立莲池畔那一身缘、和飘扬在风中的衣袂甄姬的倩影。

 曹场拿起书,书面上是微笑的甄姬的脸,摊开纸笔,一心也只想着形容甄姬的词句。以前他总是因为时间和精神过于闲散而焦躁,现在却是因为甄姬的影子在眼前挥之不去,使他不论做什么事都无法集中精神,整天总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

 唉,是谁说的?爱情这东西啊,令人苦,令人恼,却又爱不释手,缺它不可。

 甄姬还不是如此!?自从跟曹场亲密的热吻之后,平静许久的心湖,如被投入大石一般泛起阵阵的涟漪。

 甄姬想到死去的夫婿、想到曹场无的笑容、想到夫闺房之乐…不下身一片濡,就连午夜梦回时也是连连。

 年轻的曹场,现在已经陷入情网。他取消和家仆作假想战争的游戏,每天一到午后就骑马到松林散步,和甄姬喝茶、聊天。

 每至雨或下雪天不能骑马散步,便觉得烦躁不已,在屋里来回踱步,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直要到天气放晴,可以外出了为止。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已至建安十年,曹在北方战场陆续<中国历朝美女>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