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
玉堂春
 明朝正德年间,金陕城内住着一位告老还乡的礼部尚书,名叫王琼。

 这一年春天,王琼想起旧在北京做官时,有一些银两借在一些同僚手中尚未归还,如今该是将它讨回来的时候了。

 只因他自身年老体迈,而前往京城却路途遥远。王琼想起三个儿子来;大儿子在金陵城内做官,不能轻易离开任所…二儿子今年正要参加京试,也不能分他的心…看来,只有叫三儿子去了!

 王琼知道三儿子的个性直、好玩,又未经见世面,单心他独自在外会吃亏上当,或玩心不改,倦不知回,所以特别代他收完帐后要尽速回家,不要在外游耽搁,还叫家仆王定陪着,一方面照顾、也一方面盯着他。

 这三公子名叫景隆,字顺卿,年方十七,长得眉清目秀,姿俊雅,一副风才子的模样。王顺卿一听父亲要派他到京城,真是雀跃不已,他早听人说京城繁华热闹,一直盼望着有朝一能见识见识,没想今天竟能如愿以偿。

 王顺卿带着王定,怀着愉悦的心情上路,一路玩来竟也不觉路途遥远。半个月后才抵达北京,先找间清雅的客店住下,一面读书、一面玩耍、也一面收帐,再经一个月的工夫,好不容易才把帐收齐了,一共是三万多两银子。

 王顺卿打点行李准备回家时,对王定说:“王定总算把欠帐都收齐了,明天我们就启程回家。不过,我要你再陪我到大街走走。”王顺卿有点依依不舍:“唉!

 不知何年何才能再来玩。“

 于是,主仆二人又到大街上看那皇都景致,作再次的巡礼。走了一阵,王顺卿便提议到前方酒店休憩、小酌一番。

 王顺卿一面饮酒吃菜,一面转着头好奇的四处观望,他看到店内有五、六席在饮酒作乐的,而其中有一席竟然还有两位女子坐着陪饮。王顺卿看那两位女子皆很标致,不口而出:“好漂亮的姑娘!”

 此时正好跑堂小二在旁添加茶水,便接口道:“离这不远的”一秤金“院里,有翠香、翠红、玉堂,就比她俩标致千百倍…”跑堂小二越说越来劲:“…尤其是那粉头儿─玉堂,说有多人就有多人…而且啊,因为那老鸨索价很高,所以三姐儿玉堂…嘻…还未梳栊呢…嘻”跑堂小二爱的笑着。

 王顺卿听得一颗心的,立即拉着王定走出酒店,说“王定,我们到那院胡同里走走。”

 王定急着叫道:“公子啊,那是院,不能去啊!老爷要是知道怎得了!”

 王顺卿笑着说:“看一看就回来,有甚么关系?更何况你不说、我不提,我爹怎么会知道?!”

 主仆俩走到院胡同里,只见院一家连着一家。王顺卿看得眼花,不知哪一家才是“一秤金”只好跟巷口卖瓜子的金哥招呼、询问,那金哥也很热心的带领他们到“一秤金”门口,还替他通报老鸨。那老鸨慌忙出来接,请进待茶。

 王定还直嘀咕着:“公子不要进去,老爷知道了,可不干我事。”

 王顺卿并不理他,到了里面坐下。老鸨叫丫头上茶,通名报姓后老鸨可真的乐得不得了,心想这可是贵客临门,连忙大礼相客套一番。

 王顺卿一见老鸨这么奉,觉得有点飘飘然,便开门见山说是专为三姐玉堂而来。老鸨把王顺卿当待宰的肥羊,道:“昨有一位客官,要梳栊小女,送一百两财礼,我都不曾许他呢,王公子!你…”王顺卿笑着说:“区区一百两,何足挂齿!”

 老鸨中暗喜,连忙到玉堂房里,怂恿着要好好招呼这位贵客,最好让他出高价梳栊。玉堂听了,既惊且喜,实时打扮,来见公子。相见之下,王顺卿看玉堂果然长得乌发云鬓、明眸皓齿,美如天仙、摇曳生姿,不心中大喜。玉堂偷看公子,眉清目秀、面白红、举止风雅、衣冠楚楚,心中也生爱慕之意。

 王顺卿早就吩咐王定回客栈拿两百两银子、四匹绸缎,再带些碎银过来。王顺卿看也不看,都把它送给老鸨,说:“银两布匹,送给令嫒为初会之礼;二十两碎银,当做赏人杂用。”

 王定原以为公子要讨那玉堂回去,才用这么多银子,可是一听说只是初会之礼,吓得舌头都吐了出来。

 老鸨心中更是乐不可支,连忙对玉堂说:“我儿,快拜谢了公子。今是王公子,明就是王姐夫了!”又对望着玉堂望得出神的王顺卿说:“王公子,你们慢慢聊吧,老婢先告退了!”

 王顺卿与玉堂手相搀,同至香房。王顺卿上座,玉堂自弹弦子,轻唱歌谣,得王顺卿骨松筋,心。夜深人静,玉堂殷劝服侍王顺卿上,二人解衣就寝,共度宵。

 王顺卿挨近玉堂的身体,一股少女的幽香直钻入鼻,侵袭着大脑,让他紧张的急促呼吸着,一颗心仿佛要蹦出来一样。王顺卿是第一次接触女,所以只是一副老实样,乖乖的躺在玉堂身边不敢造次;而玉堂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虽然身居柳巷中,悉知男女之间的情事,但真的事临己身也由不得紧张害怕,更别说要提示王顺卿该怎做了。两人就这么赤身体的并肩躺着,一动也不敢动,真是一副令人干着急又可笑的尴尬宫图。

 良久,王顺卿一口口水,壮壮胆子,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玉堂青光滑细的手臂。玉堂略为震了一下,王顺卿见玉堂并没拒绝的动作,遂更大胆的顺着手臂往上抚着她的香肩、粉颈。玉堂只觉得王顺卿轻柔的抚摸,让她有一种既像呵,又有一种肌肤拂挲的舒畅,让身体渐渐热燥起来。

 这时,王顺卿间的儿已经慢慢竖起来了。玉堂不用抬头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半截猩红、高耸的凸在那儿,羞得她“嘤!”一声,忙把眼睛闭上,她感到仿佛近在炉边,脸上一阵阵火热,心儿更是“卜通!卜通!”跳。

 王顺卿开始渐入佳境,把手移到玉堂涨鼓鼓的房,只觉得柔滑溜、弹力无比,真是令人爱不释手。玉堂柔顺地依着王顺卿,任他把丰又弹手的子胡乱摸捏了一阵,觉得被这样捏捏竟然舒坦极了,户里面开始有一丝

 王顺卿看着玉堂热红的脸颊、朱微开、气息渐急,便意的在她粉的香腮上亲了一下。玉堂羞涩的“嗯!”一声,略一偏头,把她火热的朱贴着王顺卿的嘴,热烈的亲吻着。王顺卿被这一下鼓励,腼腆的心态一下子全没了,表现的像干柴遇烈火,急躁的紧紧搂着玉堂,伏在她一丝不挂的体上到处吻个不停。

 玉堂闷哼着娇媚的声音,真是扣人心弦、勾人魂魄,粉腿间的涌出了一些,滋润了人的。玉堂轻微的扭着下体,让互相磨擦以减轻难受,但是王顺卿硬的也正在下体附近,随着扭动的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的顶触着感的部位。

 王顺卿觉得被这样的刺,仿佛又肿了许多,似乎不立即宣就有爆之虞,急忙掰开玉堂的大腿,手扶着带到淋淋的口,嘴里模糊的提示说:“…玉姐…我来了…”

 玉堂记得鸨母曾教导过,当要入时要尽量放松,别应绷绷的,尽量把大腿撑开,这样可以减轻一点痛楚。玉堂一一照做,可是当王顺卿的慢慢地挤进时,却刺痛得让她“啊!痛!”的轻叫着,刺痛的感觉让她紧咬着下,呼吸紊乱,紧闭双眼上的长睫还一颤一颤的跳动着,心中百感集。

 玉堂心知少女宝贵的处女膜被戳破了,有点婉惜、哀伤自己从此以后不再是处女了;但也庆幸着自己的初夜,是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玉堂再一咬牙,把双手按着大腿再往外分开,企图让口尽量张开,好让再深入一点。

 王顺卿感到玉堂又紧、又窄、又温软,虽然只进一个头深,却觉得头被紧接着的里着,还仿佛有一道吸引力正在吸引前进。王顺卿高涨的,淹没了怜香惜玉之心,用力把了把再顶进去,只听到玉堂叫了一声:“哎哟!”到底了!

 王顺卿一听玉堂痛苦的哀叫,一时也不敢动,只觉得玉堂热的道,正在箍硬的。王顺卿低头怜惜的亲着玉堂眼角的泪痕,有点埋怨自己的鲁莽。

 一会儿,玉堂觉得刺痛感渐渐减轻,道里也阵阵热涌出,爱道里有一种涨感,还有一点点的感觉。玉堂不觉中扭动着下身,使扭曲的口挤出一些,沾了两人紧贴的下体、

 王顺卿就开始动了,只觉玉堂道壁在时,还不停地收缩、微颤着,使得头的菱角,在她道里搔刮动着那些暖暖的皱折。玉堂开始觉得这种搔刮很受用,娇声呻起来,同时又股向上凑着

 王顺卿突然觉得在酸麻、发,随即一阵搐、打颤…“嗤!嗤!”一股股的热洒而出,点点滴滴都在玉堂的体内。玉堂也被热烫得娇躯颤。

 年轻力壮的王顺卿,略事小息,马上又重游旧地。这次,双方都有经验了,开怀的享用着爱所带来的愉悦;尽情的绵,不到天亮,决不罢休…

 天刚亮,丫头进得香房请安叫姐夫,还换过血迹斑斑的垫。王顺卿与玉堂都红热着脸相顾暗喜。

 王定早晨又来要催着王顺卿回家。王顺卿不但不依,索将钱箱搬到玉堂的香房里。鸨母一见皮箱眼都开了,愈加奉承,让王顺卿是朝朝美宴,夜夜宵,不觉就住了一个多月。

 那鸨母还存心诈骗,一回说债主债、一回说家俱破败…王顺卿只看那银子如粪士,凭鸨母说谎,就许还她的债务,又打照金首饰、银酒器,做衣服、改房子,又造一座百花搂,做为跟玉堂两人的卧房。

 家仆王定急得手足无措,可是任怎么催促,王顺卿就是不动身,后来催得急了,反挨一顿痛骂。王定没可奈何,只得恳求玉堂劝他。

 玉堂素知鸨母厉害,也来苦劝公子道:“人无千好,花无百红,你一无钱,鸨母就会翻脸不认人了!”可是、此时王顺卿手里有钱,哪里信她的话。

 王定心想,不如赶快回家报与老爷知道,让他裁处免的被拖累。正讨厌他多管闲事,巴不得他走开,也乐得耳清静。

 光似箭,不觉一年。

 王顺卿就这么被酒住,不想回家,家中老父多次派人催请,他也置之不理,气得王老爷扬言断绝父子关系。

 但是,王顺卿这三万银子已经花得尽罄,一滴不剩了。鸨母一见公子无钱,立即就不像往常亲切侍候了,见面不但不称“姐夫”、“公子”而且冷若冰霜,还有意无意的指桑骂槐。

 一,王顺卿外出归来,刚走到玉堂门外,就听鸨母在房里骂、玉堂在房里哭。鸨母直说王顺卿已经没钱了,就不该留他。还说狠话恐吓着玉堂,三天之内,再不打发王顺卿走路,就要揭了她的皮。

 王顺卿在房外听得清清楚楚,自觉无颜再见玉堂,也受不得鸨母的气,没奈何,只得返身走出。此时,王顺卿是身无分文、又无去处,只得沿街信步而走。王顺卿走了几里地,忽见一座关帝庙,便走进庙里找庙里的老和尚,诓称说是南京来做买卖的,亏了本钱,盘又丢了,无处可去,想借庙中一处暂时栖身。

 老和尚见他少年英俊,心生怜悯,又听他说会写字,遂收留了他,叫他抄写经文,换得三餐温

 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一天,庙里热闹,金哥赶来卖瓜子,忽然发现王顺卿衣衫褴褛在庙里扫院子,金哥便走上前招呼着。王顺卿见是金哥,不含泪将事情说了一遍,又请烦金哥去探探玉堂作何感想。

 金哥很热心的帮着王顺卿,寻见玉堂便一五一十的将王顺卿的遭遇说一遍。

 玉堂自从王顺卿不告而别,几乎是天天以泪洗脸,思念不已,而且任凭鸨母软硬兼施,就是不再接客,一心要等着王顺卿回来。如今,一听有情郎的消息,一面欢喜、也一面不忍。

 玉堂略事梳理,便向鸨母谎称已想通了,要先前往关帝庙上香许愿,回来后便重新待客倌。鸨母一听,只道玉堂已回心转意,便帮她预备香烛纸签,又雇轿让她搭乘前往上香。

 玉堂在关帝前祈求早见夫君,随后,即到四处寻找王顺卿。王顺卿远远就先看到玉堂,只觉得面羞红,又愧又喜。玉堂一见王顺卿如此落迫之模样,忍不住泪如雨下,两人抱头而哭。

 玉堂将随身带来的二百两银子,交给王顺卿,要他添置衣裳,再骑马乘轿到“一秤金”院里,假装是刚从南京才到。玉堂如此这般代一番,便依依不舍离开。

 隔,王顺卿衣冠簇新,骑着高头大马,还有两个小厮抬着一口皮箱跟着,气宇轩昂地出现在院胡同的街上了。

 老鸨听说,半晌不言,心忖:“这可怎么办?过去玉姐说,他是宦家公子,金银无数,我还不信,骂走了他。今天又带银子来了,这怎么办呢?”

 左思右想,老鸨只好看在钱的份上,硬着头皮出来见王顺卿,又是赔罪又是认错。王顺卿依玉堂之计,擒故纵说急着办事不能久留,下马还了半个礼,就要走人。

 老鸨心急着煮的鸭子竟要飞走,连忙阻挡王顺卿,也一面喊叫玉堂出来。

 王顺卿将计就计,顺水推舟进到院内坐下。

 老鸨吩咐摆酒接风,又忙叫丫头去报玉堂。王顺卿见了玉堂,只冷冷的作了一揖,全不温存。老鸨殷勤劝酒,公子吃了几杯,叫声多扰,起身还是要走。老鸨连连向玉堂使眼色,希望她也开口留下财神爷,又叫丫头把门关了,还把那皮箱抬到玉堂的香房去。

 老鸨、丫头们殷勤劝酒,王顺卿假做无奈,也就开怀吃起酒来。宴到半夜,老鸨说:“我先走了,让你夫俩叙话。”丫头们也都散去。

 王顺卿与玉堂相顾而笑,携手上搂。两人一夜绵,正是“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

 一关上房门,王顺卿与玉堂便像旷夫怨妇般,搂抱着热烈的狂吻着。玉堂喜得热泪盈眶,王顺卿爱得激动心

 玉堂的脸颊、朱,以前就不知被王顺卿亲吻了多少次,可是,如今可说是逝爱重得,让她更为珍惜,更为,而不顾羞、矜持的爱抚着情郎的身体,甚至把手伸进王顺卿的裆里,把着渐渐起的

 王顺卿更是情不自的翻开玉堂的一襟,伸手着丰。玉堂扭动着上身,让上衣滑下间,出一对雪白、浑圆的豪;红凸然的蒂头,像一粒樱桃,光洁可爱,使得王顺卿见了只觉火高张,一抱,就把她抱上去了。

 玉堂毫不抗拒,像个新嫁娘一样,任他解带、宽衣。玉堂只是娇声中衣物渐少,直<中国历朝美女>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