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
鱼玄机
 唐朝是中国史上最辉煌灿烂的时代,无论从政治势力或文明制度而言,可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帝国。

 唐朝的首都长安,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自然而然地成为政治、文化与商业的中心。因此,长安里便汇集了各式各样的人,有的是来自印度的佛教徒;有的是来自西域的商人;更有的是怀着雄心壮志,为了赴考入仕的学子。

 当然,有繁荣富裕的光明面,必然也有灰暗龌龊的角落,这事古今中外皆然,长安也不例外。人群中除了寻求知音的诗人画家,也有不择手段追求势力的政治谋士;有着一群打着贵族世家,成天寻花问柳、饮酒作乐的豪绅,更少不了落街头、餐风宿的人。

 更令人觉得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的是,那些志学于经书的学子,读书只是为了十年寒窗后的一举成名,却没有身体力行去实践儒家的教义。考试合格的人在等待候缺补额时,总是会在平康里、北里(两处均是长安的户特区)设宴庆功或贿赂上级以求早派职;那些名落孙山的士子,更是借口无颜以对江东父老,而连在这花花世界里。

 长安城就是如此的繁荣与复杂,为了足不同的族群,追求不同的快乐、不同的刺、寻求安慰或逃避现实,声场所便因应而生,酒家、娼馆、院林立,且大部份集中在平康里、北里一带。从斗大的字识不到一篓筐的卖妇到能歌善舞、文学兼具的艺,便混杂地集处一地,凭个人所好,各取所需。

 这些“特种营业”的女们,多半是院向穷苦人家买来的,当然其中也有为了奢华的生活,而自愿“下海”的。她们一但进入这个行业,就得入籍受辖,不论分阶而居,或学习职业上的知识、才艺,都受着假母(俗称鸨母或老鸨)的约束及保护。

 在这种环境中,只要是容貌丽,再加上能诗词、善歌舞,不但可以让自己名四播、客来熙攘,更有机会让达官显贵帮她赎身从良,买回家做妾,而离生张魏的神女生涯。

 鱼玄机,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只是,她红颜命薄,无福消受。

 鱼幼微,字惠兰(或作蕙兰),出生于长安的一个贫困家庭,家长自认无力扶养而送给他人。家长认为她是属多余的一口人,故隐称为姓“鱼”(取与“余”同音),后来辗转传送,竟然把她送入院中。

 不知老天是有意捉弄,或者补偿之意,不仅给了鱼幼微有娇美丽的姿容,也赋与她卓越的才华。鱼幼微凭着天赋的聪颖资质,加上兴趣诗书,使得她的品格因而自视高洁,也渐渐地让她养成一种侍才傲物的个性。

 鱼幼微以一首《卖残牡丹》,便道尽自己的心境。诗曰:“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应为价高人不问,却缘香甚蝶难亲。红英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尘?及至移上林苑,王孙方恨灵无因。”

 只恨鱼幼微是生长在一女丝毫不受重视的时代,在讲究门阀、阶级的社会里,就算她是飞出雉窝中的凤雏,也不能得到可以跟她才貌相符配的待遇。再怎么才貌双全,令人赏,她在众过客的眼中,也只事歌院里的艺而已。

 鱼幼微甚至把这种不,表现在她的作品中,诗曰:“云峰目放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没错!当鱼幼微及笄之年,便在鸨母的催促、安排下初帜名,正市式入籍为,而慕名而来的文人雅士,美其名是爱其才,但骨子里却只是贪恋她的美;说的是要以文会友的冠冕堂皇话,而最终的目的也只盼望能一亲芳泽。

 个性坚强的鱼幼微,心知身处于院中,便注定要接受男人玩的事实,这是逃避不了的命运。于是,鱼幼微暗自立下了一个规矩,除非来客的才学让她满意,才肯跟他共效鸳鸯、同赴巫山,允他成为入幕之宾;否则,就算财大势众,她也抵死不从。

 当时名盛一时的诗人温庭筠,便是在众士绅名中首获鱼幼微青睐之人。

 温庭筠本名岐,字飞卿,太原人,善长诗词文赋,与当代诗人李商隐齐名,人们美言称之“温李”

 温庭筠曾多次举进士不第,故而自怨自艾,废弃终身,借着放纵在灯酒醉的生活中麻木自己。因此,温庭筠传世的诗词,多为隐寓内心不的情绪,与为绮罗脂粉的词句居多,在“唐诗三百首”中的《利州南渡》与《苏武庙》中便可略见端倪。

 温庭筠的初访,让喜爱文词的鱼幼微简直如获至宝,因为他的诗名远播,人品清高,尤其是眉清目秀、温文儒雅的容貌举止,更是让她芳心自许。尤其是温庭筠那种怀才不遇、愤世嫉俗的心情,更让鱼幼微因同病相怜,而转生情愫,自愿以身相许。

 慕名而来的温庭筠,在跟鱼幼微促膝聚,谈文论诗后,不对她的容貌有惊之感;对她的文才更是赞不绝口。尤其是鱼幼微主动地提出,愿意让他留宿,更是让他受宠若惊、欣喜万状。

 就寝前,鱼幼微亲自铺垫被,有如新嫁侍夫。末了只是羞红着娇颜、声若蚊蝇,说道:“奴家初侍郎君,望温郎疼惜…”语至最后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便慌忙和衣躜入被窝,一颗心早已鹿撞不止,只敢面墙而卧,而羞见情郎。

 温庭筠似乎比鱼幼微还紧张、兴奋,一面解衣,内心直道:“三生有幸!

 三生有幸!…“上了,伸出颤的手,轻抚着她的香肩,凑近呼着浓浊气息的热,亲吻着她的后颈、耳取着来自少女的脂味体香。

 鱼幼微情窦初开的爱意,就在这种温柔的抚慰动作下,逐渐勾引起的情。当温庭筠的热,游移到她的边时,她那紧闭的心扉,顿时如烟消云散、匿迹无踪。她不但张嘴接纳了他的舌尖伸入挑转,更伸手纳抱,让两人的身体紧得贴得几乎水不通。

 温庭筠既贪婪又盲目抚摸的手,一面在鱼幼微的身上游移着,一面顺势解扣分襟,让她雪白的肌肤慢慢呈现,粉颈、丰、腹脐…在朱被红褥的衬托下,仿佛牡丹芍药、珍宝珠玉,令人眩目、令人魂

 脂粉堆中的情场老手温庭筠,也难得一见如鱼幼微这般娇女,真如俗言:“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尽情的抚慰中,却如在细审珍宝,不敢存玩亵之心。

 鱼幼微首尝这种亲的爱抚,只觉得温庭筠摩缩的大掌,有如渡暖过热般,让内心的火愈趋旺盛。那种肤触的趐,实在令人难忍,使得鱼幼微的娇躯在微颤、搐;使得鱼幼微在逐渐急遽的气息中,夹杂着细细的娇

 当鱼幼微双峰上硬的尖,分别为温庭筠的手指轻捏;与舌噙住时,她仅剩的娇羞与矜持,顿时全被腔的所替代。温庭筠的手指捏着尖在转着;舌夹着尖在着,让鱼幼微趐软麻难当。在一面想拒阻,却又难舍那种舒畅美味的内心挣扎中,就道尽了拒还、半推半就的少女心思。

 温庭筠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它滑过鱼幼微平坦的小腹,扫过乌密的,停驻在丰腴的大腿上,借着抚摸大腿内侧,让掌缘轻触着早已润泛滥的口。鱼幼微在这种上下夹攻、数路合击之下,似乎毫无招架之力,除了扭腿、声呓语外别无它法。

 当鱼幼微忽觉身上一阵重,才略恢复知觉,也更清楚的感觉到,在口那又蠢蠢动的,正在挤开她的户扉,直向里躜。

 多年来的青楼生涯,让鱼幼微知道初次的痛楚,也知道如何才能减轻疼痛。她一面柔声说道:“温郎…慢来…”一面把双腿尽量外分,让口扩张一点,好接纳肿大的

 温庭筠此时似乎已经攻心,有如走火入魔了,一心只想让温暖润的,紧里着他的以消火,哪还记得怜香惜玉、呵花爱月的柔情!?而且,鱼幼微门户大开的动作,更让他觉得她的,仿佛有一道强烈的吸引力在吸引着,让他的更是畅行无阻、顺势滑入。

 “啊呀…轻点…呜嗯…温…温郎…疼…嗯嗯…”尽管鱼幼微配合的动作,虽让刺痛减轻不少,但是那种口被撑开、挤入的那种不适感仍然强烈,甚至让她有被撕裂的感觉:“…啊…太深…入…啊嗯…温郎…太了…了…嗯啊…奴…受不…嗯嗯…了…啊啊…”“呼呼…惠…兰…嗯…忍着…点…”温庭筠似乎是骑虎难下了,在这节骨眼就算钢刀架在脖子上,也无法身而退,只好一面出言安抚,一面轻轻地送起:“…稍后…呼呼…就好…就会…习惯的…呼呼…嗯嗯…”温庭筠的,由浅入深地缓慢动着,不但让自己能仔细感受着道里的热与窄紧,也让鱼幼微初开的口逐渐适应,进而去感觉那种坚硬、火热的,在里磨擦、突撞的滋味。那是一种前所未遇、难以言喻的感受,似乎是酸,也似乎是麻;既像搔,又像针扎。

 “…喔…好人儿…你死我了…我要飞了…”以前鱼幼微曾无意中听得邻房的声,那些语就像电光雷石闪现脑海,曾经疑惑的现在仿佛顿悟般地豁然开朗。她不但体会到那种仙的合美味,也不由自主地学着呻起来:“啊啊…温…温郎…好美…的滋味…嗯嗯…啊…撞到奴…嗯…奴家的…啊啊…好深了…啊啊…”本使然,女的呻总是能起男更炽热的,也总是仿佛鼓励着男做更卖命地动作。温庭筠双手勾起鱼幼微的大腿,让她的股略为腾空、高翘,然后使劲地一阵集,让每一次的刺入都尽而入,让头重重撞地着道尽头。

 “啊呀…我受不了…啊嗯…温郎…啊啊…你好…狠…嗯嗯…”鱼幼微的双手着自己的双,似乎在阻止它们的波放晃动,也似乎在压抑着翻搅奔腾的肺腑:“啊呀…太重…嗯嗯…受不…撞得太…啊啊…深…重啊啊…好酸…

 嗯…舒服…啊啊…我我…我…来啦…啊啊…飞…飞…嗯啊…“

 鱼幼微只觉得小腹下方有一团热,就像溶蚀了一般地扩散开来,不但带着一股热奔涌向里,更有一股趐酸刺入脊椎骨髓,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仿佛身坠无底的深渊一般,而身体却仍然不受控制地在颤着、搐着。

 “啊啊…惠…兰…我…我…呼呼…呵…我也…来了…啊啊…啊嗯…”温庭筠仿佛在做着困受之斗,盲目地一阵冲撞,便在咬牙切齿中出一股股的浓,一滴不剩地全注入鱼幼微的里。

 鱼幼微觉得仿佛身处烈焰熊熊的熔炉中,但却无力逃脱,甚至想动一下手指头,也需千均之力似的,只好任由那热火将她没…

 鱼幼微虽然从温庭筠的身上的到爱情的滋润,甚至是体上足,可是温庭筠却没有能力帮她赎身,让她籍。虽然,鱼幼微无怨无悔,但却也是无可奈何的缺憾。

 在这种残酷现实的环境下,当李亿找上门来,表明要帮她赎身,娶她为妾时,鱼幼微也不嫌他年过半百,便欣然允许。鱼幼微认为只要对像有才气,能疼惜她,让她能离神女生涯就行了,至于做做妾,或老夫少她根本不在乎,她认为朝诗暮词、夫诵妇,才是人生之乐。

 这李亿乃是一位风才子,在文人界也小有名气,借着家的财势,而捡个补阙的小官员当差。因此,他虽自命风,却怕河东狮吼,偶尔在外偷腥,却没胆想要娶个小妾回家。

 也许是鱼幼微的美与才气,让李亿无法抗拒;也许是李亿突然脑智闭不化,他竟然异想天开地想接娶鱼幼微回家为妾。这个命运的急转,不但让温庭筠心有戚戚焉,更让鱼幼微因此而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甚至香消玉韵的悲惨下场。只是,未来的事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腔惆怅的温庭筠,除了藉诗文写下愁怨,也别无它法挽回,在《瑶瑟怨》一诗中他道:“冰簟银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雁声远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含恨地看着鱼幼微琵琶别抱。

 话说李亿在接赎了鱼幼微之后,虽然有点懊悔,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子一定不会断然干休,但他也不敢向鱼幼微言明自己的冲动行事,只好先带着她借口先回山西老家省亲,四处游历览景,而不敢直接回家。李亿心想走一步算一步,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旅途上,李亿除了对鱼幼微百般体贴恩爱外,更是经常对景咏,让她如沐春风、得意非凡,而不觉车舟之劳累。直到回程接近家门,李亿才烦怯怀,整天闷闷不乐起来,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如何安抚他子。

 “唉!”并卧在客栈的房间里,李亿叹道,对着枕边人说:“…有一事不知…如何跟娘子开口…”

 “夫君!有话就不妨明说…”鱼幼微似乎感受得到雷雨来风楼的气氛,继而问道:“…是不是跟妾身有关…”

 “嗯!”李亿点点头:“我想让你知道一下情况,免得让你到时候措手不及。”然后,李亿便将所有的事,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最后说:“…或许,可以辩称你是丫环,让你深居内院,虽然子心知肚明,但也不好发作,只是…如此一来,倒委屈你了…”

 鱼幼微静静地听完,早已泪面了,她并不是恼怒李亿的欺骗,而是觉得李亿那份浓浓的爱意。鱼幼微激动地说:“妾身自幼即落入风尘中,连父母是谁都不得而知…就像是路边的草任人踩踏…而今蒙郎君不弃…莫说是为婢为奴…就是刀山油锅,妾身也愿为郎君承受…哪来委屈之理…”

 李亿闻言,只是深情地搂拥着鱼幼微,喃喃说道:“要是她有你一半明事理就好了…”

 “夫君,莫要这么说…”鱼幼微反而安慰着李亿:“只要夫君心中念着妾身,那妾身就心满意足了…妾身会自省身份,不会让夫君为难的…”

 李亿心情一阵豁然,情不自地凑嘴亲吻着鱼幼微的樱。或许是未来不可知的坎坷前途,让鱼幼微感到美景将逝,而要把握住这段相聚时刻,她不但热烈地响应着李亿的亲吻,更主动地帮他松解衣裳,柔荑般的手还轻轻地抚挲着他的膛。

 李亿当然也迫不及待地,忙着除鱼幼微的衣裙,让她那副朝夕相处得既熟悉,又令人怀念的体呈现眼前。鱼幼微更是一反常态,主动地翻身在李亿身上,扭动着上身,用她的丰去磨蹭着他的膛、小腹,还有正在肿账的

 李亿哪曾消受这种既柔情、又疯狂的福份,只觉得全身有如虫蚁在爬,甚至还躜进内脏、骨髓里,真是神神销骨蚀,难以忍受,而:“呵呀…唔嗯…娘子…啊呀…舒服…“地叫着。

 当然,这种肌肤的磨擦,也勾起了鱼幼微无限的,让她仿佛又疯狂的妇一般,一会儿以户上的绒刷着他的大腿;一会儿握住他的急速地套着,还时而以头。

 “啊嗯…娘子…啊呀…这…这…这样……我会…受不…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李亿只觉得眼一麻,囊一酸,一股股浓便而出。鱼幼微不知是闪避不及,<中国历朝美女>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