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
柳如是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胎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头,莫问奴归处。”《卜算子》°°严蕊

 青楼女子并非自甘堕落风尘,而是命运的捉弄,她们宁可作山花头的农家妇。百步之内,定有芳草,青楼中也不乏德才兼优的人物。本文的主角─柳如是,就是身陷青搂,心悬海宇的才女。

 柳如是(一六一八——一六六四),祖籍吴江(今江苏),本姓杨,名爱,曾改名为影怜,又自号河东君…等等。

 柳如是十岁时,就被卖入盛泽镇的一家院─“十间楼”“十间楼”院主人是明未名“徐拂”徐拂通识琴棋书昼,名着称江南。柳如是进“十间楼”

 以后便在这位“养母”指导下,学习卖笑生涯所必需具备的各种技艺。

 柳如是生得姿容俊美,天贸聪颖,琴棋书画一点即通,不但很快地成为“十间楼”里,才貌超群的名花,后来还名列“金陵八绝”之一(详见拙作《董小宛》)。

 当时吴江,有一个被明思宗─朱由俭罢了宰相官位的周道登,此人是个老鬼,家中虽妾成群,他仍以无嗣为由,到处寻花问柳。“十间楼”自然成了周道登猎的目标,而柳如是更是首当其冲,被周府强行买进去。

 当时周道登已是六十多岁的老翁,柳如是却是年仅十四的孩子。但口仁义道德的达官贵人家,正是天良丧尽、道德无存的地方,一枝鲜花顿时被那罪恶的制度给践踏了。

 别看周道登年逾半百,第间可不输年轻小伙子,虽然没有长的茎,但他的调情技巧,却能让接触过的女们高迭起、毕生难忘。

 周道登虽美其名为纳妾,却因为柳如是是女身份,所以周府为了避免招摇,而尽量低调行事,一切俗规喜庆、宴客全免,直接房。

 房里,柳如是淡妆轻衫静坐沿。薄施脂粉的柳如是更显得秀慧端庄,若不说,谁会认为她是烟花巷女;丽质天生的容颜,若有所思的蹙着眉,令人徒增几分爱怜之心。

 周道登走近柳如是身前,伸手轻拍着柳如是的香肩,仿佛是在疼惜、爱怜、安慰。突然,周道登五指一曲“嘶!”柳如是的上衣应声而裂,粉白的趐乍然,浑圆坚峰蹦跳而现。

 柳如是自然的反应“啊!”的惊叫一声,双手连忙环抱前以遮羞,一面缩身躲上角;一面以惊吓、羞愧、疑惑的眼神看着周道登,她真的茫然了,不了解周道登为何如此!

 周道登一对的眼光看着柳如是,他喜欢看女受惊吓的神情,似乎女无助、哀痛的表情,更能进他的情。一种几近变态强暴的快,让周道登有如猛兽正在玩着垂死挣扎的猎物,他目光如电的注视着柳如是,移动身子再次近“唰!唰!…”连续的衣布撕裂声,让柳如是几乎全着。

 柳如是有如惊弓之鸟,却也不知所措,只在一阵慌乱的惊叫中,任由身上的衣物一片一片撒落地;双手一阵遮遮掩掩,却也挡蔽不了外的青光。

 周道登有如饿虎扑羊一般,擒住了柳如是,嘴如乍雨般的纷落在她的前“啧!啧!”如尝美味佳肴的声响连连不断。贪婪的舌头刷在细柔的肌肤上,让柳如是觉得一种凉的感,不寒颤阵阵。周道登这种对爱狂野;对异温柔的极端行为,竟然让柳如是慢慢发出潜在内心深处,属于自然、野望。

 周道登的手捏在房上:时而力重千均仿佛要捏爆它们,时而轻微触有如春风拂挲;舌在尖上:时而牙齿轻咬微疼,时而含住猛,柳如是面如红霞、身仿虫蛇的呻动了起来。肌肤上触感的愉悦,竟然牵动体内深处的热,让柳如是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望。

 周道登移动着跪在柳如是的双腿间,把枕头垫在柳如是的下,登时弧线高凸的丘、稀疏柔细的发、薄微开的细…一览无遗的呈现在眼前。接触时刻即将来临,柳如是不悲痛、哀戚、恐惧起来,一颗心紧张得怦怦跳,全身也僵硬、紧绷着。

 周道登先用舌头一下,留下一些唾沫在户上,再以姆指核,一面调好进入的位置,然后用力向前推进。“啊!”柳如是哀呼了一声,周道登从她的体内,可以感觉到她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初试云雨的柳如是,觉得下身一阵阵火辣的刺痛,泪水如决堤暴洪般滚滚而下,自然反应的要缩身躲避,怎奈双腿被周道登有力的牵扯住。柳如是扭身避的动作不但没能如愿,反而让周道登藉势把又深入一些。

 周道登开始作浅入浅出的动作,藉由感觉柳如是道中的温暖、紧密。柳如是紧张的情绪、僵硬的身体,似乎让周道登的动作不能顺畅如心,遂气嘘嘘的说:“小如,放轻松一点,僵硬着反而会增加疼痛,等会儿美味自然会来…”

 柳如是不知是听劝;或是已经麻木无力,紧绷的肌终于慢慢松懈,紧张的情绪也慢慢感受到,在刺痛中的另一种趐的滋味。柳如是体内似乎有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天赋,道中不觉中汨出一些,让周道登送的动作越来越顺溜。

 周道登慢慢的把所知所能的技一一使出,深转浅磨、轻摆重…让柳如是渐渐感到体内被搔括顶撞的快,刺痛的感受却变成被的痛快,充痛苦、足的呻声,从她的喉咙深处,夹着不规则的息迸出。

 “还会痛吗?”周道登动作没停顿问道。柳如是闭眼息,点头又摇头,双手却紧抓着身侧的单不放,仍然“嗯嗯”的娇着。

 此时,周道登送的频率渐渐加速,动作也越来越大,柳如是发出的低唤呻,渐渐地升高,扭动的下身仿佛在指示,体内某些的角落极需抚慰;又仿佛是在催促着体内的快能量快快爆发。

 合的动作似乎已经达到极速,其引爆的高,必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柳如是到来周府,使原本腐败的周府,更是卷起层层污秽的波澜;争宠、争产、争权,一时间闹得乌烟瘴氧。周道登原有的妾,一致把柳如是视为眼中钉;政敌、仇家们又想利用阁老娶的丑阁把他搞臭。

 生刚烈、自在潇洒、又聪明的柳如是,对那些愚妄卑鄙的行径,一律不予理睬,只按照自己的愿望去追求自己应该拥有的东西,但周道登其中一名小妾─若兰,却暗施毒计陷害柳如是。

 若兰这在柴房中,与府内一名年轻的男仆翻云覆雨之后,怂恿他引柳如是,然后再揭发情,藉以驱除斗争的障碍。

 这名年轻的男仆叫来福,长的高大拔,虽谈不上俊美,但是也有一点斯文之气,周道登的妾几乎有半数以上和他有私情,府中的婢女们更是明目张胆的互呷飞醋。的来福早就觊觎柳如是的美,如今又有若兰暗中相助,当然乐于应允。

 若兰借机找来柳如是,以酒菜款待,说是聊天叙亲,暗地里却频频劝酒,把柳如是灌醉,然后跟来福把她扶至内室,让来福趁醉了她。若兰则到府中遛达,藉机找来人证以捉

 不料,来福一来不愿一厢情愿的办事;二来对柳如是也有一丝真情,所以趁着若兰离开之际,将柳如是暗藏它处,让若兰找人捉时扑了个空。待柳如是宿醉微醒正疑惑着,来福便将事情原由说与她知,并且表明自己的爱慕之心。

 柳如是一听真是既惊且怒,心想堂堂的宰相府邸,竟然是如此的污浊不堪。来福不顾主仆关系的表明爱意,却没趁醉侵犯,表现出他的爱分明,这倒跟柳如是的个性蛮近的,让柳如是不觉中情愫暗生,少女的情怀逐渐滋生。

 柳如是正在惑着是否接受来福的情意,来福却一把紧搂着她,四紧贴热烈的拥吻着。被爱情冲昏了头的柳如是,半推半就的接受了来福的热情,而衣裳渐宽终不悔,同赴巫山戏云雨…

 来福以手指在柳如是滑腻的肌肤上轻划着,偷情的的刺、温柔的肤触,让柳如是轻微的颤抖着。两人紧贴的肌肤,正互相感受着彼此逐渐上升的体温。

 来福的离开了,轻咬着柳如是柔软的耳垂,然后向下亲吻她的粉颈,柳如是借着嘴的被解放,开始吐出夹着呻的气息。这时,来福的嘴,停留在柳如是充血微硬的蓓蕾上轻着,而手掌却滑向腹下,紧贴在丘上,细长的中指刚好触按着上端。

 在温柔的爱抚下,让柳如是自然地表现出,少女特有的娇羞与柔弱,显的虚弱无力的哼,真令人听了难以自。当来福把柔软的舌头,浅浅地探入柳如是中时,柳如是不不自主的着下身,并发出的呼声,只觉得道里有一股热而出。

 来福一口酸腥的,只觉情难忍,头上竟泌出几滴透明的体,随即翻身上了柳如是的身体。来福保持着一惯怜香惜玉的温柔,轻轻地进入梦寐以求的地。“啊!”柳如是身体起了一阵痉挛,比周老爷硬的,让她再次感受到初夜的刺痛,按抓在来福背脊上的手一紧,留下一道道浅红微血的痕迹。

 当来福在一阵烈的动后,搐着把浓浓的热在柳如是体内时,柳如是早已在高的晕眩中毫无所觉。在情渐退后,柳如是仍紧拥着身上瘫软的躯体,不舍的夹含着道内渐软的,回味着高的感受,想着:“…原来男女是这么愉悦之事…”这种愉悦她还来不及从周老爷那里感受,却在不该发生的偷情中得到了。幸亦不幸?柳如是疑惑了…

 柳如是在周府,本来就像一只羔羊陷于狼群之中,她的一言一行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因此她的私情很快就被周老爷的妾们发现了;于是攻击、恶骂,像阵阵刀箭一齐向她袭来。对于那些在虚伪的封建礼教下求生的人们来说,以为这真的抓到了对手的把柄,可以置柳如是于死地了。

 不料柳如是毫无惧,而且理直气壮与对方抗争,并戳穿她们的阴谋,而且不隐瞒自己偷情的事实,得对方理屈词穷,束手无策。但那本来是罪恶渊薮的宰相府,却标榜要维护名声,而仍然把柳如是、来福、若兰等人逐出门外,落得两败俱伤。只是可怜的柳如是,又被周道登给卖回了院,再度过着新送旧的女生涯。

 这次的经历,使柳如是懂得:作为一个妇女嫁给宰相与卖笑维生,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都只是做男人们的玩物罢了!

 这种醒悟让柳如是看透了社会的虚伪和欺诈,因而更加狂放不羁,漠视种种骗人的礼教。这时,柳如是改名为影怜,表示自己身在浊世,而知已难求,所以只有顾影自怜而已(为了不混淆,以下仍以柳如是述之,而不用影怜)。

 身在周府的一年多里,柳如是最大的收获,便是有机会阅读许多珍藏的典籍,使她在无形的熏陶中学识大有长进,使得重旧业的她,更能以诗文出众而名声传文坛,许多文人客也也因此慕名而来。

 柳如是尤其把复社成员朱征舆、陈子龙和李存问三人当成至闺友。他们的学问、结社反对阉的精神,使柳如是佩服不已,特别是对年龄相近的朱征舆,更是觉得他是可以付托的对象。但烟花场中的经验,使柳如是不敢轻信任何男人,所以对朱征舆也要考验一下。

 在一个寒冷的冬季里,柳如是托信约朱征舆来。朱征舆对这位才貌出众的姑娘早已倾心向往,更在眉目间互有灵犀之通,只是每次都是结友前往,也不敢造次,而这次蒙单独相约,简直喜出望外。

 第二天,雪花纷纷。兴奋得一夜未眠的朱征舆,匆匆赶往柳如是所在的“白龙潭”船房。其实,柳如是也没有睡好,她在反复思考着这一步踏出的后果,直到清晨,她却故意赖躺上不起。

 朱征舆迫不及待地赶到潭边,即呼唤船工搭上跳板让他上船,船工却笑着对他说:“影怜姑娘尚未起,吩咐说:要是相公真有情意,就请站在水里稍候罢!她梳妆好了,再请你上船。”

 朱征舆毫不迟疑的跳入水中。潭面上簿簿的冰破了!寒冷剌骨的潭水深及朱征舆的,痴情的他就这么站着,或许爱情的热度抵得过酷冷的潭水罢!

 这一切,柳如是在船窗内看得清清楚楚,她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位痴情郎君。柳如是立即走出船舱,请船工把朱征舆请进她的卧舱。柳如是帮朱征舆换掉濡的衣裳,用她那滚烫的身子去温暖在瑟瑟发颤的情人。

 这时,两人心中久久酝酿的爱情,如同决了堤的水,汹涌地冲出心扉,汇在一起。作为烟花女子对于男女间的事,虽然已属家常便饭,但那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此时,柳如是似乎又尝到了,跟来福间那种爱的滋味,她又深深地沉入了爱河中了!

 朱征舆虽然娇躯在抱,却显得几分羞怯,不知从何处开始下手。柳如是媚眼瞪他一下,牵起他的手放到房上。朱征舆顿时觉得手心接触着两团细腻的丰,情不自地轻轻抚摸起来,并且突然智开顿悟般,开始用手指轻轻捏尖,挑逗着柳如是的情。朱征舆下的物也渐渐地撑起了!

 柳如是轻轻握住朱征舆的起物,软绵绵的手里感受着热趟的硬,眼神里不出喜悦、的神彩。柳如是手指一紧,移动着手腕套,朱征舆的呼吸逐渐急遽、混浊起来,一股熊熊的火正逐渐的猛烈。

 柳如是突然平躺上,双腿微分、直伸双手向朱征舆,只娇媚的说声:“抱我!”这时,柳如是小腹下光滑的,两瓣细…紧紧的牵引住朱征舆的眼光。

 朱征舆再也忍不住冲动,一下就扑到柳如是身上,双手擒住她的丰用力捏着,不规则的息中,把暴紫红的头,在柳如是的间与玉腿部胡顶撞,一副急着想把人的,但却不得其门而入的糗样。

 柳如是嫣然一笑,微为推开朱征舆,柳如是先弯曲着膝,把双腿分开,如此一来,朱征舆便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微张,夹着嫣红的蒂,宛若玉蚌含珠般的美景。柳如是引导着朱征舆的,让他的头抵顶着道口,朱征舆缓缓的沉下,及柳如是微身的配合着“滋!”逐渐消失在口!

 朱征舆自然的开始送起来,上紧箍的束缚,道里腻的润滑,让他觉得精神越来越亢奋,紧绷着肌,让送的速度越来越快。朱征舆仿佛无视于窗外寒冻的季节,竟然全身冒出热汗,滴落在柳如是雪白的肌肤上。

 柳如是紧紧的搂抱着朱征舆,虽然以她女的生涯中,道里动的,对她而言只是稀松平常之事,甚至有时无法起她的。可是,现在朱征舆的,却让柳如是感受到深深的爱意,心理的情高于体的惑,也让她少见的急速地窜升,甚至的扭动、呻起来。

 潭上的船屋无风却烈的摇摆着,潭面上阵阵的涟漪,<中国历朝美女>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