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
貂蝉
 汉宪帝时,三国之战,孙坚战死于襄。丞相董卓在长安得知消息得意非凡,心想:“终除心中大患,今后再也没人跟他作对了。”

 从此董卓便更加狂傲、无所忌惮,并自封称为“尚父”以皇上的长辈自居。

 凡是董氏宗亲,不问老少,皆封公侯。又在长安城二百五十里处,筑府建宫做为别邸,名为“媚坞”“媚坞”的城郭构造型态皆仿长安城,有意跟朝廷互别描头。

 有一次董卓在宫内大宴百官,席中吕布(董卓之义子)向董卓一阵耳语,董卓边听边得意的笑着,然后向吕布面授机宜。吕布立刻飞身扑向席间的司空张温,一剑便斩了张温,令在座的百官大大吃惊。

 这时董卓笑着说:“大家别怕!张温暗中联合袁术,要对我不利,可是那胡涂的信差却把信误送到吕布家,所以…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

 司徒王允一听便大大不安,因为他也是看不惯董卓专权跋扈,也有除董卓重振朝纲之意,只是苦无机会而已,今又见董卓杀儆猴,岂有不惶恐之理。

 明月当空,银光遍洒,司徒府花园里一位女子伫立在亭台栏旁。

 ──这位女子艺名貂蝉貂蝉本为南方人氏,幼年丧父,随母投奔王允府上为奴,王允夫人见年幼的貂蝉很得己缘,便将貂蝉留为贴身丫环,并赐名为“貂蝉”

 (其本名无记载)。貂蝉虽名为丫环,实则王允夫妇视同己出,疼爱有加,并请师傅传学授艺。所以貂蝉长大后不但是有天生之丽质、花月容貌,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歌声舞艺实令人赞赏、陶醉──

 貂蝉平视着望向远方漆黑的花圃,娥眉深锁带着忧郁,隐隐约约仿佛有几声叹息。正好王允也为今天席间事件坐立不安,独自漫步花园,忽然听见貂蝉叹息之声,就走进亭台问究竟。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你有甚么心事吗?”王允关心的问着。

 正在沉思的貂蝉忽听人声不一惊,回头见是王允,随即盈盈一拜:“向大人请安!…奴家并无心事…”

 王允说:“那你又为何在此长叹呢?”

 貂蝉回答:“奴家承蒙大人收留、授学传艺,其恩惠并天比地,恐此生无以回报。今又见大人赴宴回府后即心神不宁,眉头深锁。奴家猜想大人必有忧虑之事难以解决,而奴家力微又无法为大人分忧,故深深自责。”

 王允一听欣慰万分,突然福至心灵,符掌叫好:“好!好!我有办法了…”

 王允顿了一下,看着貂蝉继续说:“可是…可是要委曲你了!”

 貂蝉说:“大人之恩奴家即使粉身碎骨也难报一二,只要奴家能为大人分忧解劳,大人尽管吩咐,奴家决无怨言。”

 王允便说:“好!跟我来。”

 貂蝉跟着王允来到书房,王允突然向貂蝉叩首一拜,吓得貂蝉跟着伏在地上颤声连连:“…大人请勿如此…奴家受不起啊…”王允不面,说:“臣董卓专权跋扈,图谋篡位,朝廷中文武百官皆奈何不了他。他又有一个义子姓吕名布字奉先,其人武艺高强、骁勇善战,让董卓有如猛虎添翼…”这时貂蝉掺扶起王允,王允继续说:“他二人皆是贪杯好之徒,我想藉助于你离间她们…不知你是否愿意…”

 貂蝉含泪拜倒,坚决的说:“奴家全凭大人吩咐,只是…只是…”貂蝉此时竟哽咽难言。

 王允伸手扶起貂蝉,问道:“是否还有难处?”

 貂蝉哀伤的说:“只是,此去奴家再也无法侍奉大人了…呜…”

 王允不忍轻轻的抱着貂蝉,拍拍她的肩背,无奈的说:“唉!天下百姓是有救了…真是苦了你了!”

 貂蝉这一哭只怕无法止于一时,王允只好将貂蝉深拥在怀中,貂蝉也顺势将脸埋在王允的搐着。王允突然觉得一股发香扑鼻,不心神一,心想不能如此逾越理教,手离身,可是又有点不舍,反而把貂蝉拥抱得更紧。

 貂蝉突然感到被王允更用力的一抱,轻轻抬眼一看,正好看到王允的脸上充一种足、陶醉的神情。聪明黠慧的貂蝉便明白王允的心思,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要给王允一次情的“报答”貂蝉心意既定,却也不脸上一阵羞红。

 貂蝉缓缓转身正面贴着王允,双手环抱着王允的身,让自已的丰、小腹、大腿相对的也紧贴着王允,慢慢的抬头,媚眼轻闭、樱微开,看着王允。

 正陶醉的王允突然觉得貂蝉有异状,以为貂蝉发觉自己的失态而要挣脱,心里也一阵自责不该。但是随即又感到貂蝉也正抱着自己,自己口又有两团具有弹的东西着,小腹、大腿也有温温的柔体在磨蹭着,让自己感觉舒畅万分。

 “唰!”王允的裆里一阵动。

 王允疑疑的低头,正看到貂蝉羞涩的脸庞斜仰着,柳眉轻挑、凤眼微闭、朱亮、脸颊泛红…看得王允既爱又怜,情不自的头一低,便往樱印上去了!

 貂蝉的嘴感到一阵轻,又仿佛有一条软灵活的东西在挑着牙门,还有王允刺刺的胡渣刷拂自已的脸颊,一种搔趐软的感觉涌上心头。貂蝉不踮着脚撑高身子,让嘴贴得更紧密;张开贝齿,让王允的舌头深进嘴里搅拌着。

 貂蝉跟王允,忘情的拥吻着、身体互相着,现在他们变成只是单纯的男女而已,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什么伦理道德、主仆关系、悖伦忌,早抛在脑后了!

 王允将貂蝉抱让她坐在太师椅上,王允慢慢解开貂蝉的衣裳,貂蝉扭动身体好让王允顺利的下她的衣服。眼前是貂蝉如玉似磁的体,丰雪白托出美丽雪白的深沟,人的房高着,顶着一粒樱桃透般的头。

 貂蝉平坦的小腹,浑圆的部,在那既丰又白的大腿界处,便是黑色神秘地带!王允贪婪的望着貂蝉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体有着美妙的曲线。

 王允感觉貂蝉的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王允忍不伸手在貂蝉丰浑圆的房,温柔的抚摸着。当王允的手碰触到貂蝉的房时,貂蝉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貂蝉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温柔。

 王允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貂蝉的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貂蝉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王允低下头去貂蝉如樱桃般的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而突出的头,整个手掌在半球型丰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貂蝉觉得大脑麻痹,不开始呻起来。

 貂蝉觉得王允的和爱抚,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道里的和子也开始润的水来。虽然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怀念和甜美的回忆,但王允的手也依依不舍的离开,而且慢慢往下滑,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貂蝉的户上轻抚着。

 王允的手指伸进貂蝉那两片肥,王允感觉貂蝉的早已硬涨着,深深的也已水泛滥。“啊!”貂蝉突然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这不是因为被摸之故,而是产生强烈感的悦声。

 貂蝉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像溶化一样,水不断的出来,而且也感到王允的手指也入到里活动着。王允的手指在滑户中不停的旋转着,逗得貂蝉道壁的已收缩、痉挛着。

 接着王允分开貂蝉的双腿,看着貂蝉两腿之间挟着一丛不算太浓的,整齐的把小遮盖着,貂蝉的呈现人的粉红色,水正潺潺的留出。王允用手轻轻把貂蝉的分开,王允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貂蝉的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着、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道内去搅动着。

 貂蝉因王允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拚命地抬高猛向王允的嘴边。

 貂蝉的内心渴望着王允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情而快的波涛,让貂蝉浑身颤抖!

 王允看到貂蝉的样子,使王允的火更加高涨,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他已有五十来岁了!但他那一巴,却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赤红的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王允感觉自己就像年少轻狂一样。

 王允高高跪在地上,让正好对着凸出椅子边缘的部。王允的大头,在貂蝉边拨了一阵子,让貂蝉的水润自已的大头。王允用手握住,顶在上,用力一“滋!”的一声,巨大的头推开柔软的进入里面,大头才进一半。

 “哎呀…痛…”貂蝉跟着一声哀叫。

 王允看貂蝉痛的出泪来,也知道貂蝉是处女初次,他不敢再冒然顶,只好慢慢的扭动着股。貂蝉感觉疼痛已慢慢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趐、麻、酸、全身,这是她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貂蝉脸上自然而然的表情、嘴里呻的叫声。

 貂蝉的表情、叫声,王允自然也看在眼里,刺得王允暴发了原始野火更盛、具暴。王允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着貂蝉那丰体上,用力一又进了一半。王允觉得貂蝉的道里,有一个柔物挡了一挡,但随即被突破。

 “啊!”疼痛使貂蝉又哼了一声。貂蝉不咬紧了牙关,貂蝉感觉王允钢铁般的,在缩紧的她里来回冲刺。貂蝉低头一看,正可以看见王允的,在她前伸出、进入。貂蝉看见王允的,被爱润得晶亮,而且带着猩红的血丝,貂蝉知道这便是女珍贵的“初红”

 貂蝉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则了,最后就只是带着“哼!哼!”的着。貂蝉感到王允的碰到子上时,竟然让自下腹部有着强烈的刺与快,而且随着速度的加快,貂蝉下体的快也跟着迅速升高。

 王允将貂蝉的双脚再分开一些,企图做更深的入。王允的再次时,头不停地碰到子壁上,使貂蝉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全身有如触电一般。使貂蝉只有张着嘴,全身烈颤抖,不停发出的呻声。

 突然貂蝉全身僵直的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汗水的房不停的抖动着,道里一道道的暖的覆盖住王允的,王允忍不住一阵抖擞“噗嗤!”一股浓浓的直冲貂蝉的道深处。一时间两人就像雕像般僵硬着──一种看起来很像连体婴的姿态,等着这份情的高慢慢消退、慢慢消退、慢慢消退…

 隔天,王允派人邀请吕布到府中受宴。席中王允频频向吕布敬酒,当吕布已有三分醉意时,王允吩咐左右说:“来人啊!去请小姐出来,向吕将军敬酒。”

 不久,两位丫环便扶着貂蝉进来。吕布一见貂蝉醉意全消,双眼直直的盯着貂蝉,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王允看在眼里,心中便知第一步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王允便对吕布说:“她名叫貂蝉,老夫的义女。吕将军乃人中龙凤,老夫想将小女许配与你,不知吕将军是否愿意让老夫高攀呢?”

 吕布一听,兴奋万分:“好!好!王大人,能娶得小姐乃是我奉先三生之幸。

 王大人,我后必好好的报答你。哈哈哈…来!喝酒、喝酒…“

 王允举杯敬酒,说:“那就请吕将军选个黄道吉罢!”

 吕布只是乐歪了,直笑着说:“哈哈哈…好!好!哈哈哈…”过了几天,王允又邀请董卓到府中,也是一顿丰盛的宴席款待。席间王允便提议让貂蝉及几名舞出来唱歌献舞,董卓也是一眼就被貂蝉的天姿国、歌声出众所。舞罢,董卓只是一阵鼓掌叫好。

 董卓兴奋的指着貂蝉,问王允:“真漂亮!歌声甜美、舞艺超伦…王大人!

 她,是谁啊!“

 王允连忙说:“她是我的义女,叫貂蝉。丞相如果喜欢,下官就把她献给丞相,如何?”

 “哈哈哈!…司徒大人!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如何回报你!?”

 “小女有幸,蒙丞相抬爱,这便算是小女的福气了!”

 又是一阵杯晃错,尽兴才罢。董卓立即派人将貂蝉接到丞相府,当董卓带貂蝉离开时,吕布正好回避一旁都瞧在眼里。原来是王允暗中使人吐消息给吕布,吕布得知便怒气冲冲前来兴师问罪。

 董卓离去后,吕布便向王允质问:“王大人!你已经把貂蝉许配给我了,怎么又让太师把貂蝉带走了呢?”

 王允拉着吕布,小声的说:“将军有所不知,今天太师莅临,询问我说:”听说你有一位义女,许配给我儿奉先,我特来看看“,于是我就叫貂蝉出来拜见公公。可是太师又说:”今天正是良辰吉,我现在就把她带回府,好让她与我儿拜堂成婚。“…将军!你想太师既然这么说,我那敢拒绝。”

 吕布这才转怒为喜道:“哦!那是我误会大人了!”

 吕布告辞王允之后便兴冲冲的回家,等候董卓的消息。殊不知自己与董卓已经掉入王允所设的圈套了。

 此时,丞相府衙内堂的寝宫里,正泛着一片暖烘烘的绵绵意。地上散着衣物,竟然还有撕裂的碎布片零散着。

 貂蝉全身赤、一丝不挂斜卧在鸳鸯绣被上,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肌肤显得非常耀眼。一双贪婪的大掌贴着貂蝉的肌肤,肆无忌惮的到处游走,从白晰的颈肩、怒耸的丰、平滑的小腹、柔的大腿以及人的神秘丛林。

 杀风景的是曼妙身体的旁边,竟然坐着一团“油”肥胖的董卓少说也有两百公斤,身的油脂四处冒窜,随着身体的动弹也微微颤动着。董卓眯着眼、气嘘嘘的盯着貂蝉的体,双手随着目光,眼到手也到的抚摸、着。

 原来,董卓从王允府中带回貂蝉后,迫不及待的就拉着貂蝉直奔寝宫,一到寝宫未等貂蝉站定,董卓即鲁的扒开貂蝉的衣裳,不及慢宽的动作连衣服都被撕裂了,直到貂蝉身无半缕,董卓瞪着红眼、垂涎三尺赞声连连,一用力便将貂蝉推倒在上,两三下就把自己光,跟着爬上,使得似乎不堪重“吱咯!吱咯!”抗议般的响着。

 貂蝉从一进寝宫,就被董卓这一连串的动作,吓的既羞且怕、不知所措,直到董卓糙的手掌来回在身上摩挲时,貂蝉才慢慢感受到肌肤被的快。貂蝉媚眼微闭、樱半开,似乎还发出若有若无的呻,享受着从董卓掌心里传向全身的热气。

 董卓听到貂蝉这般的模样,董卓忍不住将貂蝉紧紧抱住,低头往<中国历朝美女>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中国历朝美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