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
第09章
 望着怀中这个小鸟依人般的绝美女那吹弹得破的绝娇靥上那一片羞红如火的霞,那一副楚楚含羞的醉人娇姿妙态,文枫心中不又是一,他俯首在她玉美玲珑的耳垂边低声说:“佳佳,我的小宝贝”柔佳美丽的脸羞得更红了,离的眼睛越望越低。

 “柔佳,佳佳,小宝贝”

 柔佳无奈地张开乌黑的眼睛困惑而娇羞地望向文枫,一望之下,又不连耳子都羞得通红,乌黑清纯的大眼睛又赶快闭上,真的是娇羞无伦。

 文枫越想越得意,轻声说道:“佳佳,你真的好美!”柔佳一张俏脸羞得越来越红,小脸也越来越烫,芳心娇羞无奈。

 只听文枫又道:“佳佳,你开始怎么那样怕,后来却又很配合我呢?雅君的失身可有你一半的功劳啊!”柔佳顿时羞不可抑,连洁白玉美的粉颈也羞得通红了,芳心又羞又气,也不知是生文枫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

 那本来如小鸟依人般偎在文枫怀里的一丝不挂的娇滑玉体一阵忸怩挣扎,就翻身下,文枫一面说对不起,一面箍紧手臂,柔佳怎么也挣扎不,再给文枫用力越搂越紧,一股男人的汗味直透瑶鼻芳心,柔软的玉体又酸软无力了,她不但无法挣脱,柔若无骨的玉滑体反而被文枫越抱越紧。

 被男人这样有力而火热的一阵搂抱,柔佳的芳心又是轻颤连连,终于放弃了挣扎,一片娇羞无限,含情脉脉的样子。

 一个清纯娇羞的少女总是对自己的第一次开苞破身、云雨有着难以磨灭的眷恋,同时也对干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第一个跟自己媾合体的男人情深款款,哪怕文枫开始时是霸王硬上弓,强渡“玉门关”强行合但只要男人让她尝到了男女爱的销魂高,清纯娇羞的少女就会永生难以忘怀。

 柔佳现在就处于这样一种即矛盾又复杂的心情中,羞羞答答地任文枫把自己柔软雪白的玉体越抱越紧。不一会儿,文枫见她停止了挣扎,就又在她耳边低声问道:“佳佳”“嗯”一声娇羞而轻如蚊鸣的轻哼,她总算开了口。

 “佳佳,刚才我用手指入你体内舒服吗?”

 柔佳顿又羞得俏脸通红,芳心娇羞无限,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好含羞不语,粉颈低垂,看着她那副楚楚可人的娇姿美态,文枫更是得势不饶人“说嘛小宝贝,舒服不?。”柔佳一张俏美如花的绝娇靥羞得越来越红,还是语还羞。

 文枫见她含羞不答,又挣扎起身,连忙用力紧紧搂住。

 当她静止下来时,文枫那只本在柔佳雪白柔软、娇滑玉的细上抚摸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游走起来,他的手沿着柔佳洁白平滑的小腹向下滑去,很快就伸入“茵茵芳草”之中。文枫的手指温柔地捻着少女纤细疏淡、柔软卷曲的柔柔

 随着文枫的抚摸,柔佳芳心不又羞又,那还没完全平息下去的火又冉冉上升。文枫感到了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那微微的轻颤和全身玉体的紧张,他高兴地一低头,就含住了少女的稚起来,牙齿更是连连轻咬那粒玲珑剔透、娇玉润的可爱“樱桃”

 少女被文枫一阵侵扰拨,一股熊熊的火又不由自主地燃了起来,那下面娇的“蓬门玉壁”又有点了。

 柔佳秀美的俏脸红阵阵,细滑玉的雪肤越来越烫。少女芳心娇羞无限,不明白一向端庄矜持的自己怎么会一直燃起熊熊焰。难道自己真变成了书中所说的妇?少女芳心又羞又怕,可如兰的鼻息仍随着文枫的爱抚而越来越急促、低沉。正当她又念如炽的时候,文枫却停止了抚摸,抬头盯着柔佳那已蕴含着浓浓意的美眸。

 柔佳娇羞不胜地望着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芳心楚楚含羞,不知道文枫又要干什么,哪知道男人又低声问道:“佳佳,小宝贝,舒服吗”?。

 柔佳俏丽的小脸顿时羞红得就象初升的朝霞,丽娇晕忸怩,明不可方物,鲜柔美的香语还羞,少女又深深地低垂下粉颈,不敢仰视。

 文枫见她那语还羞的楚楚可人的神情,知道还得“加火”他重又埋头“工作”文枫一只手握住柔佳怒耸的玉抚着,用嘴含住柔佳另一只玉美光滑的柔软椒尖轻柔而火热地拨着那越来越硬的少女头。

 另一只手轻抚着清纯秀丽、娇羞可人的少女那柔细卷曲的进柔佳下身。四大的手指顺利地进柔佳下身已开始濡的玉沟,在那温润娇滑、濡不堪的柔“花沟”中轻刮柔抚。

 随后,更把两手指捏着顶端那光四、柔美稚的含羞蒂挑逗,另二手指顺着那水泛滥的“羊肠小道”进了柔佳那虽然已有分泌物润但还是紧窄娇小的道,一阵动、刮磨。

 直把柔佳逗得火如焚,一张俏美丽的小脸烧得通红,急促的鼻息已变成了婉转的呻“唔…唔,唔…你唔…你嗯唔…你。嗯唔”由于已经多次云雨合时尝到了甜头,当又一次更为汹涌的狂涛袭来时,柔佳没有再试图反抗挣扎,而是轻启朱,娇羞而饥渴难捺的娇啼婉转,无病呻起来。

 正当柔佳再一次沉伦在海中饥渴万分时,文枫又一次抬起头,把嘴印上了清纯可人的少女那正娇啼呻的鲜红樱

 “唔”一声低哼,由于纯情处女本能的羞涩,柔佳娇羞地扭动着玉螓,不愿让他轻启“玉门”男人顽强地追逐着柔佳吐气如兰的甜美香,终于,文枫把她的头紧紧地在枕头上,把嘴重重地在了柔佳柔软芳香的红上。

 “嗯”的一声低哼,柔佳羞红着娇靥,美眸紧闭,感受着男人浓郁的汗味,芳心一阵轻颤。

 当他富有侵略的舌头用力地顶开柔佳柔软的鲜红朱时,清纯可人的俏丽少女只好羞羞答答地轻分玉齿,让文枫“攻”进来了。文枫卷着柔佳那甜美芳香的兰香舌,少女的小丁香是那样的柔芳香,腻滑甘美,男人忘情地用舌尖“进攻”着、逗着。柔佳羞涩而喜悦地享受着那甜美销魂的初吻,柔软滑的兰香舌羞答答地与那强行闯入的“侵略者”卷在一起,着、卷着。

 一阵火热绵的香吻,柔佳直娇翘的小瑶鼻又发出一种火热人的娇哼“嗯嗯嗯。”热吻过后,我从柔佳香甜温润的小嘴中出舌头,又盯着柔佳娇羞醉的美眸问道:“小宝贝,舒服吗?。”柔佳的俏脸又羞得通红,语还羞正又要低下头,避开男人的纠,文枫已一口就堵在柔佳柔软鲜美的樱狂吻起来。

 这一吻,直把柔佳吻得不过气来,芳心“怦、怦”直跳,即喜还羞。再加上文枫的两只手还在柔佳的酥上、玉中疯狂挑逗、拨,美丽清秀的少女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冰肌雪肤兴奋得直打颤,下身玉沟中滑一片,一双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娇羞地紧夹着那只在她下身玉中挑逗、情的大手。

 当柔佳又一次火焚身、饥渴难捺时,文枫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柔佳犹如高楼失足,那全身如火般的滚烫和酸酥令她不知所措地焦急不安。他又一次抬头盯着清纯可人的美丽少女那困惑的大眼睛问道:“舒服吗?。”柔佳又羞又急,芳心一阵气苦,被文枫这样百般逗起万丈火,却给吊在半空。楚楚可人的清纯少女娇羞无限,但也知道如不回答我,还会这样继续作自己。

 只见柔佳低垂着玉洁雪白的粉颈,一张吹弹得破的娇丽靥羞得通红,只好娇羞无奈地轻吐朱“嗯舒,舒服。”听见柔佳这样娇羞无限、细若蚊声地说道,文枫欣喜若狂,知道自己将再一次征服这个千娇百媚、温柔婉顺的清纯美女于下。

 文枫又得寸进尺地道:“是以前我用大进你身体内的时候舒服,还是刚才我用手指舒服?”这个令人羞的问话顿时把柔佳秀美的小脸羞红得不能再红了,楚楚可人的少女芳心娇羞泣,恨不得立即钻进身边雅君的被窝,可是却又被文枫紧搂在怀里。

 躲无可躲,而且为了浇灭心头那酥难捺的火,她又只好细若蚊声、羞答答地道:“是…是是以以前那…那样…舒…舒服。”话一说完,连耳子和雪白的玉颈都羞红了,文枫暗暗高兴,望着楚楚可人的少女那清纯娇羞的绝娇靥,他一低头,含住柔佳那正发红发烫的柔软晶莹的耳垂一阵、轻

 娇羞万分的少女芳心又是一紧,异样的刺令她全身汗发竖“唔”又是一声娇羞火热的呻,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我又在她耳边低问道:“以前那样是怎样?”楚楚可人的少女娇羞地嘤咛一声,秀美的桃腮又是羞红如火,只好又娇羞无奈,含羞泣地轻声道:“以以前,你你的大进我我体内的”后面几字已低如蚊声,听不清楚,少女羞得恨不得立即冲出屋去。

 可文枫还不罢休,又问道:“佳佳,还想不想要”?

 楚楚动人的清纯少女再也忍不住,因为她本就是一个气质高雅、清纯如水、冰清玉洁的纯情美女,虽然不久前已被迫和文枫合体、行云播雨,被文枫强暴,破身落红,但怎么也羞于开口叫文枫颠鸾倒凤,主动提出行房乐、媾做更不要说自己最好的朋友雅君就在身边,如果自己提出主动,以后还不要被雅君羞死。

 只见柔佳一边含羞泣,眼泪在美丽的眼睛里打转。一面堵气似地说道:“想,又怎么样?不想,又怎么样!要不是我刚才故意没关上门的保险,你能进得来吗?刚才,你只知道和雅君爱,是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原来的旧人”一说完,委屈无限,再已忍不住『呜』地一声,两行珠泪夺眶而出。一面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小手勉力推拒着这个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

 文枫看到柔佳如此生气的样子,也是大吃一惊,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性格无比温婉柔顺,进得家门后,从来就没发过怒,看样子,刚才自己是冷落她了,没想到这个小美人也有刚烈的一面。

 也不能怪柔佳,因为在素云家里,文枫总是同时和她们两个爱,在一人的玉体内数十下,然后就会换到另外一人的玉体内再数十下,这样两个美娇娘基本上可以同时达到高。今天情况特殊,基本上没有顾惜到柔佳,而且刚才文枫又故意百般挑逗她,怪不得柔佳要生气。

 文枫看到柔佳那梨花带雨的绝摸样,心里也是一阵内疚。他立刻涌出一阵爱意,心想:“今天,一定要好好疼爱这个温婉娇丽的美少女。”文枫一见这个千柔百顺的美少女已真的发怒,立即采取行动,他猛地含住柔佳樱红的香,趁机把舌头伸进去,强行顶开少女的洁白玉齿,一阵疯狂的带有歉意地卷、

 直把柔佳的香堵得发不出声,又只好从俏美的瑶鼻发出连连的哭还羞的娇

 “嗯嗯嗯…不要…嗯唔嗯…嗯嗯…不要…”

 “真的不要?”

 “真的不要,不要”柔佳细若蚊声地回答。

 “那我去和雅君梅开二度了?”

 “不要说梅开二度,…你就是和…雅君…梅花三,…我也不会反对”柔佳说完,把俏脸转到一边,美丽清纯的眼睛里泪水再次涌出。

 文枫知道,身下的小美人真的生气了,立即柔声地对柔佳说“佳佳,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刚才我是想给雅君一个最美好的初体验,所以冷落了你,现在我一定还你一个最完美的高,好吗?”听到这话,柔佳勉力推拒男人的羊葱白玉般的雪小手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文枫的手也抓住柔佳修长娇滑、雪白浑圆的美腿用力分开,本来就已经火难捺的清纯少女被他这样强行进攻,只有半推半就地羞涩万分地分开了紧夹的玉腿。

 原来柔佳刚才不过是借故撒娇而已,文枫把柔佳雪白细的光滑玉腿大大分开,提至前,楚楚可人的清纯少女那神密的玉下圣洁的“花溪桃源”已完全暴出来,那里早就已经润一片了。

 文枫起早就又昂首具,轻轻地顶住那滑温的“玉沟”,先用头挤开紧合温滑的娇下身顺势进,先把头套进清纯少女紧窄狭小的道口,然后用力向下一

 由于道“花径”内早已有滑的分泌物润,文枫很顺利地就顶进了柔佳的道深处。文枫大的具一直深深地、完全地进入少女体内,才停下来。

 早已空虚万分、火如炽的柔佳终于又盼到了那令人死的一刻,早已兴奋得几乎痉挛的全身雪肌玉肤更加激动得直打颤,芳心『怦、怦』跳,被文枫堵住的香虽然出不了声,但还是张大了嘴,狂不已,瑶鼻更是娇哼细、嘤咛连声柔佳刚才勉力推拒男人的柔软玉臂也不知不觉的变成了紧紧抱住男人的姿势。

 “嗯…嗯嗯唔…嗯嗯…嗯嗯”

 文枫如释重负地吐出柔佳那滑甜美的小丁香,低头又含住柔佳的一只怒耸玉,疯狂地、擦着那稚柔滑、娇羞硬的动情头。

 “唔…哎唔…啊你坏…啊啊…”当文枫一离开她的香,那柔美鲜红的樱终于娇啼出声,柔佳感到她简直被文枫大的“巨”那温柔有力的进入她自己体内的感觉得心摇神驰、头晕目眩,那种温柔而又坚定的顶入令她死文枫开始在她的下身起来。

 并且逐渐加快节奏,越顶越重地刺着柔佳狭窄紧小的道内娇柔温润的感膣壁。楚楚娇羞的清纯少女羞涩地觉得我那“大”好象比以前进她体内时还要、还要长,而且更硬了。

 柔佳娇羞无限地被在她下身玉中的连续有力的出、入刺得娇啼婉转、“哎…唔轻轻一点哎哎哎轻嗯轻点唔哎…唔哎唔请你…你还轻轻一点唔唔…哎唔”在文枫奋勇叩关、抵死冲锋、直捣黄龙的努力下,楚楚动人、清纯可人的娇羞少女又一次娇啼婉转、含羞呻,在强烈至极、销魂蚀骨的快下,娇羞怯怯地合、婉转承

 当文枫又在柔佳的道中了近三百次后,柔佳终于忍不住全身的冰肌玉骨那一阵电击般的痉挛轻颤“啊”一声媚入骨的娇啼,柔佳下身深处的子一阵搐。

 本就狭窄紧小的道内,娇温软、滑的膣壁紧紧绕着暴进出的巨大身,一阵不能自抑的死命勒紧、收缩从美貌如仙的纯情少女那深遽、幽暗的圣洁子深处娇出一股浓滑粘稠的,直向道外涌,漫过了大的具,然后出柔佳的道口。

 文枫被美丽清纯的少女那火热的头马眼一阵酥麻,赶紧狂热地顶住柔佳那稚娇滑还带点羞涩的子口,头一阵轻跳,把一股又浓又烫、又多又稠的入绝美少女那圣洁火热的深遽的子内。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