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
第08章
 出宝贵的处女后,美处女雅君花靥羞得绯红,玉体娇酥麻软,滑粉脸娇羞含,秀美玉颊生晕。雅君美丽的体一阵痉挛,幽深火热的道内温滑紧窄的娇膣壁一阵收缩。

 可他丝毫没有念头,雅君感到舒服畅的快,却一地不断传来──它们从那大炽热的东西传出,随着那火热的送,贯进她的下体、贯进她身体内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角落…

 “哼…唔!…哼…唔!…唔…啊啊!…啊…啊!”很自然地,她大声地呻和娇了起来…

 他一边用力的在美处女的小壶里,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

 她高翘着丰盈雪白的大腿,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紧窄的道包裹着他的小弟弟,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让他觉得高很快就要来到了。

 他心神一凝,暗想自己还没有玩够,绝不能这么快就丢盔弃甲,连忙停下了正勇猛冲杀的武器,谁知清丽难言、貌如天仙的雅君竟似有些迷糊了,浑圆的香就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仍是有节奏的自动向上耸,一次次的撞击着他的腹部。

 他惊讶之下,发现她的面容上早已是一副舒畅浪漫的神情,似乎已是死、罢不能了。当他放开紧搂她的娇躯时,她忽地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美腿歇斯底里般的抖动了起来,然后主动的、力道十足的勾在了他的上,将他的人牢牢的夹在了股之间…

 “宝贝,舒不舒服”

 “好,…啊…雅君…好舒服”

 “叫我干爸”

 “唔…干爸…啊啊!…干爸…雅君…快晕过去了…”就这样,两人的合越来越火热、越来越疯狂。在那烈炽热的之中,一次又一次的雅君被身上的“心上人”送上极乐的顶峰,她彷佛像置身于快乐巨中的一叶小舟,完完全全地淹没在原始狂野的风暴中,无法逃脱、也不想逃脱。

 渐渐地,悟性极高的雅君识了、掌握了他送的节奏和频率。虽然这是她的第一次,她的身体开始摇摆了起来,再不只是单纯地、无条件地接受着他的送,而是自然地,对他的作出了热烈的合…硕大无比的头不断顶着美处女那娇软稚的子“花蕊”

 而清丽难言、貌如天仙的雅君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体,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美妙难言地收缩、动着幽深的壁,火热幽深、濡不堪的壁,死箍紧夹住那狂野“出、入”的,火热滚烫、感万分的膣内黏膜盘绕、卷着“它”硕在的头。

 美处女娇羞火热地回应着他巨,羞赧地合着“它”对她“花蕊”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泉涌而出,经她滑的玉沟,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随着他越来越重地在美处女窄小的花房内动、顶入,美处女那天生娇小紧窄的道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濡万分,滑的壁在壮的大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感万分、娇无比的道黏膜火热地紧紧绕在动、顶入的上。

 他越来越沉重的,也将雅君那哀婉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雅君不只是柔顺地任凭他的手动作,小壶上下套着他的,还在套动之间愈来愈大力地扭起来,随着美处女忘形的动作,她那窄紧的亲热地箍住他的,不断地将快导入他的当中,让他的快乐也愈来愈高。

 怀中的绝美女动作和言呓语都是无比的狂野、扣人心弦,小壶里头更是机关重重,令他的犹如陷入了魂阵中般快连连,若非他也是笫老将,经验丰富无比,加上确实也是实力过人,换了个冲动的男人,怕早在雅君娇媚婉转的呻啼和狂野放的扭摇套当中弃甲曳兵、一败涂地了。

 虽是强撑着一口气,不让自己的冲动那么快就发出来,但怀中的美处女实在太人了,小壶里头的滋味更是前所未见,舒畅快的感觉犹如地震般直的他背脊发麻,重重快直冲脑门,美处女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中,呻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人娇态。

 他已是火狂升,不能自制,觉得时机已成了,只见他一提下身,将向雅君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道深处狠狠一顶…正沉溺于海情焰中的美处女被他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那巨大硬的深深地冲进体内的极深处。

 她只感觉到,那巨大的头在自己道深处的“花”上一触,立即引发她道最幽深处那粒感至极、柔滑万分的“核”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见她地用手猛地抓住他刚刚因将退出她道而提起的股,雪白粉的可爱小手上十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他肌里,那十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他那黝黑的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雅君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他的双腿。

 他感觉非常差异,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美处女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一阵急促地律动、搐。在雪白平滑的小腹和一起一伏的狂颤抖中,雅君那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出一股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爱和她的处女血,这股温稠滑的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片片落红…

 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地辱身下这发的美女;时而浅轻送、猛打急攻、时而研磨挠转、时而记记穿心,逗得雅君酥难耐,顶得她呼喊连天…强烈的酸酥刺使美女的子再次出一股温热粘滑的处女

 “哎…”撑到这个时候,美到极点了的美处女雅君终于再承受不住,只见雅君一阵娇媚高昂、似哭叫又似快活的呻,整个人一阵僵直,的痛快带着无比欢乐,降临到她身上,竟就这样瘫痪在他的怀中。

 “喜不喜欢干爸爸…干你?”

 “喜欢…爸…爸…干得…雅君…好!”他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貌如天仙的美处女那赤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

 他巨大的,在美处女天生娇小紧窄的道中更加暴地进进出出…狂澜中的少女只感到那大骇人的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道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他还在不断加力顶入…

 滚烫的头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随着他越来越狂野地,丑陋狰狞的巨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子”中去…在火热动顶入中,有好几次雅君羞涩地感觉到那那硕大的滚烫头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之极,几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媚入骨的娇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他肆无忌怛地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体。凭着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雅君强暴得娇啼婉转、死。

 美处女则在他动着一丝不挂的赤玉体,狂热地与他行云布雨、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动着赤一丝不挂的雪白体在他下抵死逢,娇靥晕红地婉转承,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时两人的身体合处已经滑不堪,爱滚滚。他的已完全透,而雅君那一片淡黑纤柔的中更加是汹涌、玉滚滚。从她玉沟中、花园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爱已将她的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滑滑、亮晶晶,人发狂。

 他狂暴地在雅君那紧窄的道“花径”中横冲直撞…

 “唔…唔、唔…轻…点…唔…你…啊…唔…嗯、唔…还…轻轻一点…唔…”听着雅君如天籁一样的叫声,男人猛地搂紧清纯丽、温婉可人的雅君纤滑娇软的细,下身紧紧地抵住美女贞洁细的下体“”狠狠地刺入雅君那娇小紧窄、滑不堪正火热地收缩、紧夹的处女道内…

 受到如此强烈的刺,美处女高翘的隆突然拼命的向上翘起,不断起伏的娇躯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俏脸上浮现出销魂至极的人表情,享受在泻身的绝顶愉正如同旋风一般席卷着她迷茫的心灵。

 滚烫浑圆的硕大头紧紧顶着雅君玉柔滑的子口…

 “啊…喔…”清纯丽、温婉可人、美貌绝的雅君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甜美至极的泪水,泪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当他巨大的具狠狠进她紧窄的娇小道内时,她总是又羞赧万般又火热无比地起洁白柔软的平滑小腹,接他的接“它”的进入,而且雪娇滑、修长优美的玉腿还羞羞答答地尽量分开,以便“它”进入得更深。

 当他时,她又不安地、娇羞怯怯地紧夹玉腿,将他紧紧夹住,似在恳求“它”别离她而去,请求“它”重新进入,快快“直捣黄龙”紧紧媾着的两个人终于又一齐迈上了之巅。

 清丽妩媚的雅君小壶内的娇不断收缩、紧夹住深入她道最深处的巨大一阵阵无序地律动、搐┅┅而膣内黏膜死死绕在身上,一波一波地痉挛。他将头深深顶入雅君的道最深处,死死顶住少女的子,直到将硕大的进子内。

 “唔…轻…点…唔…你…啊…唔…嗯、唔…”天哪,他不光了这绝美处女,他还打开了她的子。他真是呆了。他的虽然长,也是第一次打开一个美少女的“花宫”过去从未有过。相信天下男人打开自己女人“花宫”的也不多见。可能是雅君的道比较短,他这样想。

 光滑赤的雪白玉体紧紧绕在他身上。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的极乐之巅、在“啊…”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白粘稠的处女从她道深处的子而出,顺着浸透在道中的道,沟,沿着玉股,浸白洁中沾染着片片处女落红的单。

 “”一阵痉挛般地动,他的头深深顶入美处女雅君紧小玉的子,他亦不能再坚持,只觉后一麻,滚滚浓如同溃水决堤般洒而出,点滴不剩的浇灌在清丽妩媚的雅君酥的花上,顷刻灌入了美处女藏于深闺的处子花房中,把已然神智昏蒙的美处女烫得再度失声大呼,本已无力的修长双腿不由自主地紧了他壮的,柔顺的抬起圆接他汹涌澎湃的冲击,红热的小壶含夹裹,将那含蕴着生命种子的一股脑儿地入了花深处。

 这股烫的雅君心神俱醉,玉体娇酥,真的是死,魂游巫山…温婉柔顺、美貌绝、清丽妩媚的雅君在他的精心挑逗下,终于被强渡玉关、刺破“花蕊”而了…

 雅君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和柔佳嬉闹后不久,就从一个稚气末的清纯少女变成一个真正成的女人,并第一次尝到那销魂蚀骨、死的男女爱,并领略到那令她全身心都痉挛、狂颤的海高,虽然最初时并非自愿,但还是在那一波又一波令人的强烈体刺的冲击下,展开了雪白无瑕、晶莹玉润、美丽圣洁的柔软体,献出了冰清玉洁的处子童贞。

 此时,身边的柔佳看着他和雅君如此猛烈的媾,也吓得花容失,她担心,雅君能否承受如此猛烈的爱。现在,一切有了答案。

 他的缓缓退出了雅君的下体,然后他侧身躺下,把清丽妩媚的雅君轻轻搂在自己的怀里,再次温柔地吻上了高后雅君微呶的樱。美处女这次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他温柔的吻住雅君的樱桃小口,又轻轻吻上她的额头,而他的双手,则在轻轻抚雅君的娇柔玉体,他知道,高后的女人特别需要这样的安慰。他要给雅君一个最完美的初体验,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几分钟后,怀里的雅君呼吸渐渐平静下来,脸上的红晕慢慢变淡,他轻轻地把清丽妩媚的雅君放好,拉过柔佳身上的丝被,温柔地盖在雅君身上,对着她说:“你好好休息一会,你的柔佳妹妹现在正火难耐呢,一会,也许我还会和你梅开二度,可不要睡着了啊”雅君羞涩而幸福地闭上了美丽的双眼。

 雅君身边,柔佳正娇羞无限、不知所措,一对雪白、柔软娇峰傲然立…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娇软可人的峰顶端,一对鲜滴、嫣红玉润的玉头就象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蕊,着男人充火的眼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

 柔佳羞红了脸,娇羞无限,不知该怎么办,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的玉,就已被他一口含住了一只峰,令柔佳不由得娇羞万般…

 柔佳双颊红,香息息,一想到自己马上要被他入、出、而自己也会合、绕紧夹,娇啼婉转,柔佳更是丽娇晕,娇羞无限,美不可方物的多情清纯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地含羞脉脉,不知所措。

 可是,出乎柔佳的意料,文枫竟从柔佳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上翻下来,侧躺在柔佳身边,一只手在柔佳羊脂白玉般光滑玉的雪肤上轻柔地抚摸着,另一只手绕过少女浑圆细削的香肩,将柔佳那仍然娇柔无力的赤玉体揽进怀里,同时,抬起头紧盯着柔佳那清纯娇羞的美眸,一看就是几分钟。

 想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绝美女,国天香、温婉柔顺的绝代尤物已被自己彻底的占有和征服过,文枫不飘然醉。

 柔佳那俏丽的小脸早就已经羞得火红一片,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娇羞万分地低垂着,不敢与文枫那而又带有嘲的眼神相碰。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