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
第06章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阶段,柔佳已适应了和公公如何相处,只要及时的足男人,公公文枫对柔佳也是万般疼爱,千般怜惜,什么都答应柔佳。过了几天,他和丽蓉商量后花了二十多万给柔佳买了一辆车作为代步工具。

 再加上文枫在单位对她的照应,时间长了,柔佳竟有一种依靠感,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自己的公公,甚至有点喜欢被公公征服。

 毕竟一恩,虽然他们不是夫,可柔佳的身心已被她的公公占有。而且,最主要的,他有一种成男人的气质,长相英俊潇洒,虽然不能和年轻时相比,但五十岁不到,正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一天,正好是周末。医院最好的同事雅君到柔佳家里玩,雅君是柔佳的同学,和柔佳一样的婷婷玉立,雅君和柔佳是她们班里的姐妹花,两人关系好的几乎形影不离。如果说柔佳是万里挑一的话,那雅君至少也是八千里挑一。

 雅君和柔佳在学校里就约定不谈恋爱,学校里的同学还以为她们是同恋。她们毕业后在一个单位工作,这对绝清丽的姐妹花工作后看上去仍然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不知情的,以为她们仍在上大学。

 柔佳的公公看到这样一个清丽绝的美女,也是热情款待了雅君,到了晚上八点,雅君想告辞了,可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柔佳就对雅君说:“住在我这里吧,反正我一个人睡,怪寂寞的,再说我们有很长时间没在一起说知心话了”雅君知道柔佳丈夫的情况。想想,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柔佳的公公非常热情,说:“应该的,你们俩好好聊聊,说说悄悄话”雅君见院长如此客气,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洗完澡,一对玉人便进了柔佳的房间,柔佳的公公则早就想好了计划,今天,他要再次完成他的计划,让这两个秀丽绝伦的小美人在他下娇啼婉转、含羞呻

 晚上的钟声已过九点,文枫的爱人由于单位的事情在北京出差,不在家里。柔佳的公公文枫悄悄起,他穿过客厅,来到柔佳的房门前,他轻轻开启房门,然后轻轻带上。

 一进房门,文枫就闻到一种淡淡的如兰似麝的气息。那是大自然给女人的特殊武器,是为了吸引异,让异感到亢奋的一种气味,这种气味,未被开苞的成少女和刚结婚的少妇身上最为强烈,还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是越是美丽的女身上这种香味越强烈,保持的时间也越长久。素芸和丽蓉身上的这种香味也很浓,估计是后一种原因。

 普通长相的女子身上这种香味很淡。而柔佳和雅君正处于这个年龄段,而且又都是如花似玉的娇美少女,可以想象,这样的两个美少女睡在一起,这种香味会有多强烈。

 越靠近边,这种香味越浓,文枫一下就觉得下面的硬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涨,嘴里也有点发干。

 他打开头的台灯,在台灯暧昧的灯光下,往上望去,只见在薄薄的丝被下,一对清纯绝的美人互相依偎抱着,发出轻柔均匀的呼吸声。她们两个,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危险。

 他走过去,轻轻开丝被,在台灯恰倒好处的灯光映衬下,两具晶莹雪白、柔玉滑的绝美出来…

 文枫看到眼前如此的美,一下觉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心跳也快没有了,他只有一个感觉,即使天上下凡的仙女,也不过如此。

 “噫,这两个小美人怎么也是同恋?”他来不及多想,立即去身上的睡袍,由于是有备而来,他连内都没有穿。

 他轻轻移开搭在雅君玉体上的柔佳的小手,俯下身,一把紧紧搂住清丽绝的雅君,雅君正在睡梦中,突然觉得身上被人住,睁眼一看,立即吓得花容失,是院长,正抱紧自己的玉柔娇躯。

 一又硬的火烫的紧紧地顶在自己的玉中心,少女芳心又一紧,一下羞红了脸,雪白的小手死命地推拒着柔佳公公那雄壮魁梧的身躯,可无论雅君怎样挣扎,他就是不松手。清丽绝的雅君哪里有力气能摆他的魔掌。

 这时,身边的动静使柔佳也醒了,柔佳立即哀求道:“爸…你…你要…干什…么?爸…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他一面箍紧雅君纤细柔软的肢,一面笑道:“嘿…嘿…小宝贝儿,我一见到你就特别想疼爱你,别怕!待会儿他包管你死…”

 “院长…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求你快放手…”

 “爸…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雅君还没有…男朋友…求…求你放…放手…”

 雅君使劲摇晃着的圆润双肩,她挣扎着玉左右扭动,这让他感到更加过瘾。他在雅君柔弱无骨的玉体上,只见雅君娇靥晕红、丽无伦,他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焰高燃。

 他一双手在雅君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雅君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雅君直白皙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握住了雅君那、娇软柔润,盈盈不堪一握的处女椒

 雅君一面羞红着俏脸忍受着他的上下其手,一面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小手勉力推拒着这个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并拼命向柔佳那里靠过去,不让他碰到自己成、巍巍高耸的柔玉峰。

 可是,时间一长,雅君渐渐感到力不从心,雅君开始有点绝望了…她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他也开始收紧他的手臂,并终于把惊慌美丽的处女那贞洁娇、柔软丰耸的峰紧紧地在了自己的膛上。

 “院长…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柔佳…救我…”

 “如果你再反抗,我可要使用暴力,还会让你下岗,如果你顺从了我,将来在工作上我会照顾提拔你,明白了吗?你以为你反抗就有用吗?柔佳,如果你敢捣乱,我会对你最好的朋友使用暴力,你愿意她遭受痛苦吗?先给我躺在雅君身边,等我足了雅君,再来和你亲热,你们俩也够风的,居然一丝不挂地睡在一起,难道你们俩也是同恋?”说着,拉过丝被,轻轻盖在秀丽温柔的柔佳身上。

 听到这样的威胁和和恩威并重的话语,雅君无助地闭上了美丽的双眼…而柔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好友在自己身边被蹂躏。她知道,雅君今天逃不过她公公的

 但是,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向他说明,她和雅君可不是同恋,刚才,是由于和雅君嬉闹,才把内衣下来的,要不是雅君问她夫之间的事情,才不会那样做示范呢!直到雅君把自己的内衣了,她才的。

 “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和…雅君不是…同恋…”

 “不是最好,那你们俩怎么一丝不挂地睡在一起啊?”

 “雅君…对不起…我…我…自己…早就…失身于…他了…”说着,就把自己的俏脸转向另一边,她为自己的娇弱感到难过。

 雅君娇躯一震,难道那天真的是柔佳公公在医院里和她爱…芳心一阵迷茫,美丽的双眼下两滴晶莹的泪珠…

 他看着宛如梨花带雨般清纯绝丽的雅君,男人开始在雅君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长这么大,还从未有过男人这样抚摸自己,更未有异碰过自己那柔美娇的怒耸峰,给他这么一,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

 文枫老练而耐心地抚着雅君高耸娇峰,温柔而有力。他渐渐觉察到被在身下的雅君那双不停挣扎反抗的小手已不是那么坚决有劲了,并且,随着他在雅君那怒耸椒上的摸轻抚,雅君那娇俏的小瑶鼻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那美丽羞红的玉首不再死命地摆动,渐渐变得温顺起来。

 他盯着雅君洁白娇的肌肤上又又圆、不断弹跳的人双峰,无知无觉地立着,随着他膛的挤,微微的跃动着。

 他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沟,入鼻是浓烈的香,嘴不住摸挲着那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的硕,细细上每寸肌肤,就好似寻宝般,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粒和周围一圈鲜红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突然文枫一张嘴,将她右蓓蕾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粒,同时用手挤捏的捻着另一边那颗樱桃。

 “啊…”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雅君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发出,开始了处女的第一次含羞叫

 文枫将雅君的玉腿用力分到最开,脸凑近了她的,雅君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她光洁的大腿内侧往上望去,雅君雪白无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畅线条使得全身体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娇

 大腿两侧是隆起的丰的大,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深红色的隙,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隙的上缘是粉红的蒂,乌黑的分布在大的上缘,大部份的大原本的粉红色都暴无遗,显得很鲜的样子。

 大的下缘会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花轮一样同样紧闭的菊蕾口,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一样的部,洁白柔软如凝一般。

 美处女雅君柔软而乌黑的下两片丰的大紧紧关闭着,娇的黏膜呈现可爱的粉红色。她的不算特别的浓密,他轻易找到了美处女的蒂,然后一下一下的捏起来,同时也开始抚起两片娇的大感区域受到这样的触摸,美处女雅君的身体很快有了变化,粉红的大渐渐充血张开,出了粉红色的花蕊和娇的果,花园里也慢慢润,出了少许透明的爱。从隙看到红色的粘膜,那是还没有让任何东西碰过的处女膜。

 从雅君绝美的部传来绝少女特有的体香,他看得血脉贲涨,抬起头去吻她那少女娇、美丽的部,当他的嘴吻在雅君娇上时,雅君浑身一阵颤栗。

 他用舌尖分开雅君的软软的,舌头伸进雅君滑润的道口前的处女膜搅动着,然后又用双噙住雅君已经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蒂裹着,清丽绝的雅君扭摆着白的丰着“啊…”一阵无、无味、透明的爱从雅君的淌出来,在他的脸上嘴里。

 “啊…”雅君脑海一片空白,芳心虽娇羞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

 男人抬头看看柔佳,柔佳乖巧地躲在薄薄的丝被下,浑身轻颤,她一定是听到这动人心魄的叫声,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因为这种体验,柔佳记忆尤新,那种死的初的感觉…

 他知道柔佳现在的心情,为了以后长久霸占她,他一定要让柔佳多有愧疚感。于是,他对柔佳说:“过来,一起看看处女最美好的地方”柔佳觉得不能帮雅君摆公公,已经万分对不起她了,怎么还能再做帮凶。

 文枫一把抱起美、秀丽清纯的柔佳,让她跪在雅君身边,对她说:“好好看看,当初我是怎么给你破处的,你,先去亲吻雅君的房,然后我会让你帮忙的,一个很大的忙”秀丽清纯的柔佳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只能娇羞而顺从地斜跪在雅君的身边,玉首朝雅君的部轻轻吻了下去…

 雅君面红晕,部也透出淡淡的粉红色,绝美貌的雅君此时看着正在亲吻自己的柔佳,似怨似嗔。突然,清丽绝的雅君的眼神离起来,脖子一仰,张开了樱桃小嘴。已情思的雅君发出如兰麝的娇气息。

 原来男人又埋下头,用舌头美处女的玉门。在男人的逗下,美丽绝伦、清纯秀气的雅君口中娇吁吁,还不时地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舐着微张的樱,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款款摆动,正在合着男人的,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似乎还在享受情的快

 男人在雅君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特别是那只进雅君下身的手,是那样温柔而火热地轻抚、捏着美貌绝的纯情少女那娇软稚

 而此时,柔佳的娇软樱不住摸挲着雅君那光滑洁白娇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的硕,细细上每寸肌肤,一个未经人事的清纯处女哪经得起如此双重挑逗…

 “啊…轻…轻…点…啊…轻…轻…点…啊…”上响起纯洁处女娇羞火热的呻娇啼,美丽绝伦、清纯秀气的美人雅君芳心含羞、美眸轻掩,美妙光滑的雪玉腿缓缓地合。雅君一丝不挂、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男人和柔佳的轻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

 这时,文枫的另一只手并没有空闲,而是沿着柔佳那玉滑细削、纤美雪的玉腿轻抚着进秀丽清纯的柔佳的玉“花溪”手指分开紧闭的火热滚烫的滑,并在她那圣洁神密的道口沿着娇感万分的“花瓣”上轻擦抚。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