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爸爸的新娘 下章
第12章 尾声
  两年后——

 又是阳光明媚的午后,在安静的尉迟家别墅大宅子的男主人书房里,男人正在对着一个相框发怔。

 看着相片里笑得异常天真甜美的小男孩,男人也不觉地在嘴角扯开了一抹宠溺的笑。算上今天,他的宝贝已经走了有整整两年了,也不知道辉罗在她那里生活得怎么样,有没有想家,还有…有没有想他…

 “老爷,您要的水果。”敲了敲门,老管家夏礼依旧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

 “进来吧,夏礼。”放下手里的东西,男人回应。

 “老爷,这是您要的水果。”把水果放下以后,老管家就出去了。

 男人转头看着书桌上的那盘水果,他忽然又想到了辉罗:那个小东西以前很喜欢吃这些呢!想着,他又笑了,然后男人就全身放松地向后仰在办公椅宽大、舒适的靠背中闭上了眼睛…

 “夏礼爷爷!”又重新踏上熟悉的土地,辉罗的心情激动得不得了,才刚刚走进花园的大门,他就迫不及待地叫着正在那里修剪花草的老管家。

 “小少爷!”突然间再见到辉罗,老管家也有些难以置信“是你吗小少爷?”

 “夏礼爷爷,是我,是我!我回来了!”扔下手里的行李,辉罗跑到了和蔼老管家的跟前。

 “真的是你啊!小少爷!”老管家也忍不住伸出手抚摩了下辉罗的头发“小少爷,你可回来了,你走的这两年里可想坏了老爷啊!”“爸爸…夏礼爷爷,爸爸他现在在哪里?”抓住老管家的衣袖,他急切地想见到爸爸。

 “老爷他在书房,小少爷您快点去吧!”老管家擦着眼角喜悦的泪水说。

 “嗯!谢谢你,夏礼爷爷!”道完谢后,辉罗就直接奔向了房间。

 轻轻推开男人书房虚掩的门,辉罗轻轻地走到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身边,再次见到他最爱的爸爸,辉罗几乎就要哭了“爸爸…”他伸出小手去触摸着男人的脸,真的是爸爸,他真的又见到爸爸了,而且不是在梦里!“爸爸…爸爸…”

 假寐的男人听到了辉罗的呼唤、感觉到了他的触碰,他睁开了眼睛,在看到眼前竟站着辉罗的那一刹那,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宝贝?!”

 “爸爸!”见男人醒来并认出了自己,辉罗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他哭着扑进了男人宽阔、温暖的怀抱里。

 “宝贝,你真的回来了吗?”男人几乎不敢相信地问。

 “是的,是我,爸爸!我是你的宝贝,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辉罗哭着把脸贴在男人的前。“爸爸,宝贝回来了!宝贝回到你的身边了!”

 拥紧了怀里的人,男人在感觉到那分似乎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触感之后,总算完全明白了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他的宝贝真的回来了!

 “你回来,我的宝贝!”温柔地抬起辉罗的小脸,男人珍视地吻去了上面的泪珠…

 “嗯…爸爸…慢点…嗯唔…爸爸…嗯嗯…”男人卧室的大上,衣衫半褪的辉罗被男人紧紧地抱在怀里几乎吻到窒息。

 “宝贝…”专着而热烈地吻着怀里的宝贝,男人饥渴得几乎想把他就这么给下去。

 “爸爸…恩…恩…”辉罗也主动回应着男人“恩…唔…”终于放开了辉罗的,男人把他放倒在上目光火热地看着他:“宝贝,你长高了!现在你应该已经快要到我的了吧!”

 “爸爸…”害羞地承受着男人毫不掩饰的爱目光,辉罗有些羞怯地搂住了他的脖子“爸爸…其实…我不希望长高…”

 “为什么?”轻轻甜着自己宝贝那白香滑的颈侧,男人笑着问:“这说明我的宝贝长大了呀!”

 “如果我不再长高的话就可以永远被爸爸包在怀里了…恩啊…爸爸…”辉罗正说着,却因为男人用力吻的动作呻出声。

 “傻孩子,人终究要长大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一件件着辉罗身上的小衣服。

 “可是我永远都要做爸爸的宝贝…恩恩…爸爸…”辉罗娇软地说:“恩恩爸爸。”男人已经完全光了他的衣服,开始捏起了他的小东西。

 “你当然永远都是爸爸的宝贝!”男人在辉罗的上吻了又吻“不过…宝贝的这里好象没有怎么长大嘛!”他抓住身下男孩的小花茎,挑逗地拨着。

 “啊…爸爸那里…好舒服…恩恩。”感的地方被男人握在手里认真地把玩,辉罗羞红了脸,微微弓起身子。

 “我的宝贝这里好可爱!”着地套着几乎和两年前没有多大不同的细小分身,男人轻笑着说。

 “啊…爸爸…不要那样…快点啊…”男人的不紧不慢让辉罗的心里直,他想要男人更多的玩“啊…好舒服。”

 “‘不要那样’?那宝贝想要我怎样?”故意停下了动作,男人故意吊辉罗的胃口。

 “啊…爸爸不要…”得不到男人大手的抚慰,辉罗简直难过得想哭“啊爸爸快点嘛!啊…爸爸…”他扭动着自己雪白的小身体。

 “要我怎么?”男人执意要他自己说出来。“宝贝快点说啊!”“要要爸爸摸宝贝还要我。”忍住羞怯,辉罗小声地要求。

 “宝贝真乖!”男人奖赏地说着就降下身子吻咬起了辉罗前樱粉的小花瓣。“好甜啊!”看着爸爸在自己的前把自己的得滋滋直响,辉罗只觉得有一股热从小腹涌出来,他甚至都感觉到了自己的那里正在一点点变,那让他更加地难耐。

 “啊…爸爸…恩。”辉罗伸出手臂抱住了男人的头,起身子把自己更加送如了男人的口中“啊…爸爸…不要再吃我了。”

 “宝贝不喜欢我吃你这里吗?”抬起头,男人魅地问。

 “不是…”辉罗小声回答。

 “那是什么?恩?”“是…是…”辉罗犹豫。如果要他说出来还真的有点羞羞呢!

 “是什么?快点说!”男人的大手在辉罗已经漉漉的小东西上用力地一握。

 “啊!”下身被男人掌握着,辉罗没有办法反抗“啊…其实是因为太舒服了爸爸…宝贝被你得好舒服。”

 “这才是我的乖宝贝!”顺利地在辉罗口中听到想要的、似在勾引人似的羞答案,男人笑了,然后又俯下身一路吻到辉罗的双腿之间,含住了那个迫切需要他“疼爱。”的小东西用力地起来。

 “啊…爸爸好舒服啊…”辉罗尖细地叫了起来,空白了两年的身体有点承受不住男人这么技巧的攻势,在那令人消魂至极的下,辉罗没过多久就缴械投降了。“啊…爸爸…啊!”“宝贝的味道可真浓!”男人像在品尝珍馐似的埋首在辉罗的腿间食着那牛汁“难道宝贝从来都没有自己过吗?”

 “没有没有爸爸宝贝就不要。”刚刚宣过的地方很感,男人若有若无的轻下,辉罗年轻的身体马上就又有了很足的精神。

 “那也就是说宝贝一直都想像以前那样自给爸爸看喽!”男人故意把他的话曲解。

 “不是啊…痛!”辉罗刚要澄清,男人就用牙齿轻刮了一下那个粉红色的感顶端,过分感的地方几乎是在泛疼“啊啊…爸爸我错了我是想表演给爸爸看。”

 “那我就要好好观赏宝贝的表演了!”吐出辉罗那个白白细细的小东西,男人起身等待着辉罗下一步的动作。

 “啊…恩恩…爸爸恩…”仰躺在上,辉罗对着男人大大地张开了自己的腿,感受到男人的目光似乎要在自己身上烧出一个大来似的,他的身体就更加地因为害羞而变得兴奋了。用可怜而离的眼神看着盯住自己腿间私处的爸爸,辉罗慢慢把手覆到了那个正不停着泪的小东西上着,让那里变得更加硬,更加濡。“啊…爸爸…看着我看着宝贝好舒服啊啊…”“宝贝…还有后面…你的那个小菊花…你还没有用到那里…”男人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是,爸爸…”颤抖着转过身趴跪在上,辉罗开始应男人的要求起了自己的后庭花。可是,已经两年没有容纳过任何东西进入的那个粉入口紧闭着,顽固地阻止着别的东西的进入“爸爸爸爸…我…我不好。”实在没有办法的辉罗求救地望向男人,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控诉着男人不来亲自怜宠他是多么的无情。

 “宝贝这里一直都没有用到过吗?”把拇指在那个小菊花上按摩着,男人惊讶地问。

 “啊…没有宝贝只有爸爸。”男人的手指轻柔地摩擦着那娇的媚,尽管那里还没有放松,可辉罗已经开始有了感觉。

 知道宝贝还只有他一个男人,男人笑了,手上的动作也更挑逗了,在他很熟练的按摩下,那个小花苞总算是打开了一个小口,就顺着这点隙,男人顶进去了两手指。

 “啊…爸爸好舒服宝贝被爸爸得好舒服。”男人的手指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辉罗的身体激动得有些颤抖,因为身体里那个最最感的地方正被男人很认真地刺、摩擦着“啊…爸爸好舒服宝贝还要。”

 “舒不舒服?宝贝。”男人用手指着辉罗紧小的菊花,终于又使已经干枯了很久的天堂又重新润了起来。

 “啊…好舒服宝贝还要宝贝要爸爸。”辉罗主动扭着把男人的手指含的更深了“啊…宝贝要爸爸我要爸爸的大啊…”“爸爸也很想进到你的小里,可是还没有准备好!”男人不想再伤了他的宝贝。

 “没有关系我要爸爸爸爸…进来用你的大进到宝贝的小里啊。”

 “还不行…宝贝再等等…”正当男人苦恼找不到可以代替润滑剂的东西时,他注意到了边小桌子上的那盘水果,于是他拿起了一香蕉,放在辉罗的脸颊边上来回滑动游移“宝贝…喜不喜欢吃水果?”

 “想…”辉罗的呻媚得让人骨头都稣了。

 “宝贝喜欢吃什么?”男人把香蕉游移到了他的菊花口处。

 “香蕉草莓还有李子。”说到一半的时候辉罗突然媚叫了起来,原来是男人把香蕉的果全部都捏碎留在了辉罗的后庭菊蕾里“啊…好凉好粘。”香蕉粘质的果随着辉罗小菊花的一张一合发出了的“哔哔。”声,格外地人。

 “既然宝贝喜欢吃草莓,那…爸爸喂宝贝吃好不好?”说着,男人先含了一颗草莓在自己的嘴里,然后再和辉罗接吻,在两人齿向纠的时候一同把草莓给咬碎然后吃掉。

 “恩…恩…爸爸…好甜恩恩…唔…好甜…”同时吃下男人的口水和草莓,辉罗觉得它们都是催情剂似的让他更加忍受不了火的煎熬。“啊…爸爸好舒服。”

 “宝贝,你下面的‘小嘴’好象也想吃东西啊!”男人把手进了那个被填了香蕉的小里“它很贪心的哦!它说要吃李子呢!宝贝,你说你的小菊花是不是该受到惩罚?”

 “啊…恩恩爸爸快点惩罚我快点嘛!”想得到男人玩的辉罗撒着娇要求“啊…我的小要吃李子求求爸爸给我的小吃李子…啊!”辉罗刚说完,男人就了一个李子进去。

 “宝贝的小已经吃了一个了,可是还是没有足的样子啊!”男人用煽情的话语刺着辉罗的情“那我们就来对给它几个吃好了!”说着,他又进去了几个李子。

 “啊…爸爸…进来爸爸进来求求爸爸。”身体里李子的冰冷让他更加想要男人大烫人的男

 “宝贝,你的小菊花真的是来越贪心了呀!”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可是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得高高的大顶了了进去用力地着。

 “啊…爸爸啊…好大。”阔别两年的巨物一下子就进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辉罗虽然感觉到有点疼,可是只要一想到爸爸就在他的身体里,现在他们就是通过相连的下体成为了一个整体的时候,就连疼痛也变成了无比的幸福,感觉到男人把自己的身体给填得的,辉罗幸福得哭了出来“啊…爸爸…宝贝好喜欢爸爸爸爸用力宝贝要用力宝贝嘛!”

 男人的大分身、粘腻润滑的香蕉和那几颗李子,它们都在辉罗的身体里相互作用着,让辉罗有一种似乎自己是在被许多个男人“疼爱。”着一样,那种感觉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美妙极了,似乎也想让男人感觉到他的激动似的,他拼命地夹紧了自己的小菊花,好象要把男人给夹断。

 “啊…爸爸…好大爸爸啊。”辉罗,努力地配合着男人的进和离,那甜甜的叫几乎可以胜得过任何的一个女人。

 “宝贝…你真…小菊花夹得这么紧,又这么、这么热…我都快要被你给夹断了…哦…你真…”享受地仰起头,男人尽情地在辉罗的小身体里驰骋着,一次又一次地在那里释放出自己滚烫的,不断地把那个消魂的天堂给填

 “宝贝,你还好吗?”情散去,男人温柔地取出那个小菊花里面的李子和,清理着辉罗被自己彻底蹂躏得娇无比的小身体。

 “爸爸…我没有关系的…”全身无力的辉罗趴在上,他还未能从刚才的爱里回过神来。

 “宝贝…以前是爸爸错了,我不应该让你离开我的!”男人爱怜地抚摩着他的头发说:“宝贝,其实爸爸很爱你,可是我又很自私,我不想让你见到除了我以外的人,我想永远都把你绑在我的身边,这样你才会永远不会离开我!”

 “爸爸…”辉罗努力抬起小手拉住了男人的衣袖“爸爸…其实宝贝和爸爸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也好喜欢爸爸!哦不,我是好爱好爱爸爸!我会爱爸爸一辈子,直到我死掉为止!”

 “那…嫁给爸爸好吗?我想要宝贝真真正正地做爸爸的新娘!”男人说着跪在了辉罗的前,很郑重地说:“我——尉迟啸雷,想娶我的宝贝辉罗为,我发誓会爱你永生永世!所以请嫁给我吧!宝贝!”

 “好…我答应爸爸…我答应爸爸做你的‘子’、你的‘新娘’!”激动的答应着,辉罗上前搂住了男人的脖子,然后他主动把自己的献给了男人。

 “我爱你,宝贝!”

 “我爱你,爸爸…”

 两个月后,尉迟家别墅举办了一场婚礼,尽管宾客都只有尉迟公馆里的用人们,婚礼也很简单,但是那对“新人。”可是幸福得很——

 “夏礼先生,老爷和小少爷在哪里?主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园丁跑了过来问老管家。今天可是老爷小少爷结婚的大日子呀!可是到这个节骨眼上了,他们的人却不见了!

 “咳,咳!老爷和小少爷他们…还在忙…所以先告诉牧师说婚礼延后一下吧!”不好意思说出两人正在做做的事的老管家有点窘迫,他含糊不清地对园丁说。

 “那到底要延后多久?”明白老管家话里的暧昧,园丁也有些局促。

 “呃…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看样子还是先说延迟4个…不,6个…也不行…还是说起码延迟<爸爸的新娘>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爸爸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