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爸爸的新娘 下章
第06章
 “宝贝…”柔软宽大得令人想入非非的上,英俊感的男人叫着正专心摆着什么东西的男孩“宝贝在做什么?”

 “啊!爸爸不要看!”用身体遮挡住刚才摆的物品,辉罗慌张地说。

 “宝贝在什么不可以让爸爸看呢?”男人想逗辉罗,所以伸手去那他身下的东西。

 “不可以!”辉罗扭了扭身子,执意不让男人看到“爸爸,这只是学校要的手工作业而已。”这个东西现在一定不能让爸爸看见,否则就失去意义了!

 “那…宝贝做完了没有呢?”男人一把抱住了辉罗“爸爸现在想要宝贝。”

 “恩…爸爸,宝贝做完了!”主动奉上自己的,辉罗希望可以转移男人的注意力。“宝贝也想爸爸!”

 “你真是爸爸的宝贝!”男人笑着把辉罗放倒在了上。今晚的“大餐。”开始了…

 “夏礼爷爷,您说爸爸他会不会喜欢?”用手托着自己可爱的小下巴,辉罗问着正在监督用人门准备晚餐的老管家夏礼。

 “少爷,老爷他一定会喜欢的!”老管家和蔼地说。

 “那是一定的,因为是我为爸爸准备的嘛!”辉罗自豪地说。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可是爸爸整天忙东忙西的都忘记了,但他可没忘,他要给爸爸一个惊喜。而且,他还要送给爸爸一个礼物呢,那可是他亲手制作的哦!因为老师说过,亲手制作的礼物里面凝结着自己的心意和对那个人的爱,是最贵重的!所以他就给爸爸做了一个小东西,他要让爸爸知道宝贝有多爱爸爸!

 “夏礼爷爷,我出去看看爸爸回来了没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辉罗就跑了出去。

 站在花园里,辉罗远远就看到了爸爸的车向这边驶来,于是他又跑了进去告诉其他人准备。

 把车子泊进车库后男人就进了房子,可是他不感到奇怪:为什么今天一个人也没有?连灯也不点一盏。还有,他的宝贝呢?为什么今天他没有出来接自己?

 正在男人感到疑惑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东西爆裂的声音灯也被打开了,原来所有的人都在他的背后,他们的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

 “爸爸,生日快乐!”就在男人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而微笑了的时候,辉罗第一时间地冲进了他的怀里。

 “宝贝,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俯身抱起他,男人开心地笑了。

 “那,爸爸高不高兴?”辉罗迫不及待地问。

 “爸爸当然开心,难得宝贝这么费心。那么,大家就一起来吃这个蛋糕吧!”男人对所有人说。

 得到主人的允许,那些男仆女仆也都笑了起来,他们一同为自己的主人生日而开心。

 今天,尉迟家的气氛始终很愉快…

 “呼----今天吃得好哦!”躺在爸爸的大上,辉罗撒娇地滚来滚去,然后他又突然坐了起来,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件东西送到男人的面前“爸爸,这个是宝贝给爸爸的生日礼物。爸爸你一定要收下哦!绝对不许不喜欢更不许仍掉!”辉罗很认真地说。因为他真的很害怕爸爸会不喜欢,因为他总是觉得自己做的比不上买来的精美。

 接过宝贝的礼物,男人发现那是一串银制的叶子挂饰:温润的金属光泽,清晰的叶脉纹路证明是做得很精细的,小巧可爱的形状…虽然不比珠宝店里买来的贵重,但确实是他宝贝的一颗真心。拿着这串挂饰,男人的心里是爱恋。辉罗真的是他心里的宝贝!

 “爸爸喜欢它吗?”辉罗看着不发一语的男人担心地问。他好怕爸爸回不喜欢哦!因为爸爸无论想要什么都能够得到,未必会喜欢这个。

 笑着将它收入自己的口袋,男人抱起了辉罗走进浴室。

 “爸爸要做什么?”不知道爸爸为什么把他抱进浴室里,辉罗问。

 “当然是要宝贝陪爸爸洗鸳鸯浴喽!”男人一边吻咬着辉罗的耳垂一边说。今天他一定得好好“疼爱。”他的宝贝!

 知道爸爸的意思,辉罗羞怯地低下了小脸。

 “唔…恩…爸爸…”大大的浴缸里,辉罗被男人紧紧抱在前与之烈地拥吻着,白的小身体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身上。

 “宝贝,喜欢爸爸吻你吗?”大手向下抚摩着辉罗水的皮肤,男人问。

 “喜欢爸爸…”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捏到了自己腿间,辉罗立刻有感觉地仰起头呻起来“爸爸亲宝贝时甜甜的,就像在吃糖,啊…爸爸…好舒服!”

 “宝贝,爸爸今天教你一个新玩法好不好?”啃吻着眼前白皙的颈子,男人把手轻轻顶到了辉罗的小菊花上按摩着。

 “恩爸爸…什么是新玩法?”尽管很享受爸爸的爱抚,但辉罗还是对男人口中的“新玩法。”产生了一点好奇。

 “宝贝想试试吗?”刺入了一手指,男人边着辉罗前的小花瓣边说。

 “啊…好…宝贝都听爸爸的。”辉罗合着男人把自己更加送如对方口中。

 辉罗刚刚允诺,男人就抱起了他来到浴室墙上那两块大穿衣镜前,放下了他。

 “宝贝,你看看镜子里有什么?”由背后抱住他,男人让他看镜子。

 依言看向镜子,辉罗看到了全身赤的爸爸和自己,自己因为被热水煮的身体带着方才情戏的薄晕,而身后男人的腿间巨物已是半起状态了,那份烫人的体温让辉罗小脸一片绯红,他害羞地垂下了眼睑。

 “宝贝,怎么这样就害羞了?那一会儿爸爸教你新玩法的时候你又怎能让爸爸足呢?”男人抬起了辉罗的下巴执意让他看向镜子。

 “爸爸…宝贝看就是了…”辉罗小声地说,然后他忍这羞怯看向镜子里。

 “宝贝,爸爸要开始喽!”从背后用手抚摩上辉罗像刚发育少女似的柔软前,男人用中指和食指夹住了他一边的小头慢慢地拉扯捏,另一只手则体贴地照顾这另一边。

 “恩…唔…”直接看着自己的身体是如何被爸爸玩的,辉罗的感觉比往常更敏锐了,除了含羞的感觉外就只是涨难耐的快了。

 “宝贝,仔细地看好,仔细地记住哦!因为一会儿你学会以后要表演给爸爸看!”男人一边说一边,直到他的头红硬地立了起来才算结束。

 “恩…爸爸…”辉罗微微仰起头轻着。

 “看,宝贝,只要这样玩你的小头就会变成两颗红珊瑚哦!”男人在他耳边挑逗而骨地说,然后就执起了辉罗的手覆上自己的膛“来,宝贝,我们来练习一下。乖,等一下爸爸还会教你很舒服地玩那里哦!”他带动他的小手在自己的头上来回地抚摩着。

 “啊…恩…”自己抚摩自己身体的感觉和被男人爱抚的感觉不同,但还是让辉罗贪的小身体起了反应。

 带动着辉罗的小手一路煽情地往下抚摩,最后终于包覆住了正在抬头的小东西。

 “唔…恩爸爸…”男人和自己同时抚慰着那小东西,它很快就变得漉漉的了。

 “宝贝,这里…要这样,上下地哦!”奖赏辉罗的用心,男人继续教导着他如何亵玩自己的身体。

 一只手仍旧在着小花茎,男人拉着辉罗的另一只手来到了他身体的后方共同刺入了四手指。

 “啊…爸爸…不要…”自己身体里动的感觉让辉罗有些害怕,可是男人却阻止了他不允许他退缩,并且在前边玩着的手握得更加用力了“啊…爸爸…”

 “宝贝别怕,这里可是每次你都像要把爸爸给夹断了的地方哦!这里可是个又又紧又热的天堂呢!”男人一边吻他一边说“宝贝,这里…这里就是你的感点哦!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呢?”男人带领着辉罗的手在他的身体里和前列腺的突起上来回地摸着,好象要他摸遍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褶皱似的。

 “啊…爸爸…啊/…好舒服…啊!”前后两个地方都同时被自己和爸爸的手玩,镜子里又清楚地映呈着自己酡红的脸颊,辉罗的叫声更高了。

 “宝贝,这叫‘自’,如果以后你想要爸爸了可爸爸又不在你的身边时你就可以想这样让自己舒服哦!”男人很耐心地“教导。”着辉罗。

 “啊…恩恩爸爸…”辉罗无助地把头仰靠在男人的身上。

 “好了宝贝,应该怎么爸爸已经都教给你了,现在该是你给爸爸表演的时候了!”撤开了自己的双手,男人站到了一边看辉罗如何自给他看。

 “恩…爸爸…不要…”辉罗羞怯地想不做。要在爸爸面前把自己成这样很羞羞的!

 “宝贝不肯做吗?那爸爸就不要用爸爸的大足宝贝喽!”男人故意板起脸来威胁他。

 一听爸爸不会足他,辉罗立刻改了口:“不要,不要爸爸!辉罗做…辉罗做…”说着,他就先按照男人刚才的教导抚摩自己的部,把原本就被红了的得更加红肿不堪,然后在男人暗示的眼光下辉罗慢慢地把手游移到了自己的腿间握住那个可怜的小花茎着。

 “恩…唔…唔…”对面男人的观赏,两侧镜子里的影象,都让辉罗羞得夹紧了双腿,可是身体的本能让他不仅只上下套着分身,还不自觉地去摩擦那个着透明体的粉红色顶端。不过这种拒还的姿势更加助长了男人的火。

 “宝贝,快点摸自己哦,你要让自己出来三次爸爸才会来亲自疼爱你呢!”男人让他继续下去

 “啊…不要…爸爸啊…”听了男人的话,辉罗可怜地摇着头可是仿佛有了自我意识的手却把他带向了第一个高“啊啊!”随着一声小小的水声,辉罗的全部都在了自己的手里,从羞怯包覆着自己分身的指间滴落。

 “宝贝,自己抚摩这么有感觉吗?好快呀!”虽然自己的巨物也的高高的,叫嚣着要狠狠地捅进辉罗的小菊花里,然后彻底地把它烂,但男人还是忍住了,因为他要看着宝贝如何自己把自己送到天堂去“宝贝,你下面的。”小嘴“好象还没有用到哦!乖孩子,趴到地上去然后把自己那里松!”男人命令。

 不能违抗的辉罗听话地趴到了地上高高翘起自己水桃似的小股,然后颤抖着打开瓣伸进去两手指“啊…爸爸。”感红肿的口像一张饥渴的小嘴一样立刻咬住了辉罗的手指,并把它们更往里去,好象要把手指给吃掉一样。

 “啊/啊…恩。”辉罗叫了起来,还不时地回头看看爸爸,好象在求男人宠他一样。“啊…爸爸…求求爸爸…啊!”被自己手指搅的一片滑的口“咕秋,咕秋。”地直响,的体沿着辉罗进又拔出的手指滴落到他身下的大理石上形成晶亮的一片“啊爸爸…宝贝要爸爸…宝贝的小要爸爸的大…啊!”辉罗最后摇动着还着自己手指的股可怜兮兮地请求。

 “好了宝贝,爸爸这次就放过你,但是下次一定要好好地给爸爸看哦!”从地上拉起辉罗,男人在高高抬起他的一条白的小腿挂在自己际后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顶进了那个先前被他自己到松弛的小里用力地戳刺着,几乎要把那朵紧小的菊花给烂。

 “啊…爸爸…用力好舒服…啊!”辉罗放声地叫着,紧紧贴在爸爸的身上随着男人的节奏而摇晃着,他不断地乞求着更多的疼宠。“啊…爸爸…爸爸的大好大得宝贝好舒服用力啊…爸爸…宝贝快坏了好舒服!”辉罗不断高声叫着,镜子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爸爸是怎么进出他身体的,还有每回爸爸用力进时合处溅出的水,以及攀附在大男上被带出又急切回去的桃红色媚,这些也在刺着辉罗的情

 “你这个小妖得我真想把你的这朵菊花给搞坏!”男人低着说。

 “啊…爸爸用力宝贝是爸爸的所以坏也没爸爸用力关系…啊!”又叫了几声后,男人和辉罗同时达到了高

 男人在他体内以后,辉罗就瘫软地倒在了地上蜷缩起身小子颤抖着,高的余韵让他神智涣散,瓣中间还闭合不上的口不断淌着男人的得辉罗的整个下身都是,就像一个专门供男人玩的玩偶男孩一般,而惹人怜爱。

 光是看着宝贝高过后息的样子男人就又兴奋了起来,于是他又抱起辉罗把自己了进去用力地搅着,而辉罗也甘心情愿地承受着爸爸毫无节制的需求,从自己红的小嘴里不断吐出又甜软又娇酥的叫回应着男人,并主动合着对方的足自己被调教得特别的身体。

 “啊爸爸…好大再用力宝贝嘛!啊!”“宝贝,你的小菊花真紧!哦…太了!”

 就这样,两人又爱了好几次才算都得到了足…

 “爸爸…宝贝送给你的礼物爸爸喜欢吗?”足了两人望后全身无力的辉罗被男人洗干净抱回上时,还迷糊糊地问着这个问题。

 “喜欢!”男人轻轻地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但今天爸爸收到最好的礼物就是我的宝贝!”

 “宝贝…怎么样也…没关系…只要爸爸…喜欢…就好…”断断续续地说完,辉罗就真的睡着了。

 “宝贝,你永远都是爸爸的新娘,爸爸永远爱你!”又在他上印下一吻,男人温柔地说…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爸爸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