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爸爸的新娘 下章
第05章
 辉罗果真很听话地不再动弹了,见他彻底没了动静,桐睿就降下身子吻过了辉罗的小肚皮来到他的下腹起了辉罗的小花茎。受到刺,那个青涩的小东西立刻就高高地站了起来,受到了回应,桐睿得更加来劲了,他把辉罗的小小分身得“啧啧。”直响,而他自己则尽情地品尝着身下鲜美多汁的男孩,那小分身里泌出的透明体就像琼浆玉一样的甘美,桐睿贪婪地不停,还不时拨几下后面涨得鼓鼓的小囊袋。

 “啊…嗯…”因为快,睡梦里的辉罗轻微地叫着,小身体也不自觉地轻晃。

 知道他有快,桐睿简直是心花怒放,于是得更卖力了,还故意在那鲜美的小东西周围和辉罗的腿跟留下了几个吻痕,最后辉罗的小花茎颤抖了几下后就出了散发着人味道的。把那些像糖水似的东西尽数吃进嘴里,桐睿才算满意地嘴角。

 今天就先做到这儿吧!想着,他又把浴巾包回了辉罗身上。

 又过了许久,辉罗才睡眼惺忪地醒过来。“嗯…桐叔叔,我怎么睡着了?”坐了起来,辉罗边着眼睛边说,不过他感到有点奇怪:自己的下半身怎么有点软软的,就像刚刚被爸爸疼爱过一样?

 “我也不清楚,辉罗突然说想睡就睡着了。”见他并没有发觉,桐睿又恢复到了好叔叔的面目。

 “啊!糟了,爸爸!对不起,桐叔叔,辉罗要马上回去了!”注意到了周围的天色,辉罗惊叫了起来。他是偷偷跑出来的万一被爸爸发现了就糟糕了!说着,辉罗马上穿好了衣服又从墙边爬了回去。

 “呼-----。”刚刚又爬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正在辉罗以为没有被发现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了声音。

 “辉罗!你刚才去哪儿了?”男人表情沈地从幔后走了出来。

 “啊!爸爸!”辉罗着实吃了一惊。“我…我…”他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你去隔壁了,对不对?”男人生气地说。

 “爸爸,对不起!”辉罗愧疚地低下了头。

 “过来!”男人深了口气,虽然生气宝贝背着他跑了出去,但他还是有些舍不得凶他的宝贝。

 听话地走了过去,辉罗站在男人的面前向他认错“爸爸,是宝贝错了,宝贝不应该不听爸爸的话的!”

 “你自己知道错了就好…宝贝,你的腿怎么了?”突然间男人看到了辉罗在短外腿上不同寻常的红痕。

 “腿?”他的腿怎么了?不解的辉罗也低头看向男人看向的地方。咦?怎么有红色的斑点呢?“会不会是虫子咬的?”辉罗奇怪地自言自语,他用手按了按一个红斑“嗯…好象有点疼耶,爸爸!”

 把宝贝抱上了,男人掉了辉罗的短后竟然发现连那里周围都是,立刻明白了那是吻痕的男人一下子就暴怒了起来。他一把撕开辉罗的小衣服绑住了他的手。

 “啊!爸爸,宝贝知道错了!”辉罗害怕了,因为他是第一次看见爸爸真正生气。“爸爸,不要打宝贝,宝贝下次一定听爸爸的话。”

 沈地看着脸色被吓得惨白的宝贝,男人直接就深深地吻住了辉罗,手也鲁地捏住他的小花茎用力地

 “啊…爸爸轻一点…啊!好痛…”辉罗痛呼了起来。

 “宝贝,说!爸爸足不了你了吗?”一边用手指挤捏着辉罗的小东西,男人语调沈地问。

 “没有,没有,爸爸能足宝贝,啊!”辉罗疼得下了眼泪。

 “还是…你喜欢上了隔壁的那个叔叔?宝贝不要爸爸了吗?你又要去做他的新娘了吗?”男人问,手上从不停歇。

 既疼又舒服的感觉让辉罗既想叫又想哭“没有宝贝永远都只喜欢爸爸…啊!宝贝只要做爸爸的新娘!啊!”突然间,辉罗尖叫了起来,因为男人竟然残忍地把自己就这么顶进了辉罗还干干涩涩的小菊花里。

 “爸爸…好痛啊!爸爸…”辉罗哭着叫了起来,虽然疼,但是还有更大的快“啊…爸爸。”男人鲁地了一会儿之后辉罗的那里就变得一片润,甚至都快滴水,而且他的小花茎也兴奋地颤抖着,抑制不住的叫从他被吻得濡的小嘴里逸出。“啊…/…好舒服爸爸!啊…宝贝还要。”

 “的小东西!说,你和那男人做了几次?”一边用力地着辉罗的菊花,男人一边问。

 “没有宝贝没有…啊嗯…”辉罗娇软地叫着。“宝贝只是偷偷跑了爸爸快点…好舒服而已,后来…桐叔叔…啊!爸爸…让宝贝游泳,可是宝贝后来睡着了爸爸,再深一点…”

 怀疑地看了一会儿辉罗,男人又把自己的分身向里面用力地去,确实感觉到没有任何东西后他才放了心。看来宝贝没有骗他,没有和别人上!那么就是那个叫桐睿的耍了诡计骗他的宝贝。那个混蛋,竟然敢动他的宝贝?!而且还在宝贝身上留下那么多的痕迹,连他都没有舍得这么做过,他竟然敢?!

 “爸爸…爸爸…宝贝要爸爸…继续嘛…”男人在向深探了几下后就不动了,惹得火焚身的辉罗不住地扭动。他现在好想要,爸爸为什么不动了?

 低头看了眼兴奋得泫然泣的宝贝,男人想到了一个报复的办法。必须让他知道宝贝是谁的!

 “宝贝,你喜不喜欢爸爸?”又缓缓动起了自己的,男人即足着辉罗,同时又折磨着他。

 “喜欢…嗯啊!宝贝最喜欢爸爸了!”辉罗主动合着男人的节奏说“啊爸爸…快一点…”

 “那…让隔壁的叔叔也知道宝贝是爸爸的新娘好不好?”男人恶意地在辉罗的感点上顶刺。

 “啊!好,好宝贝一切都听爸爸的好舒服…啊!”辉罗的身体颤抖着弓起,他几乎受不了男人的调情。

 “乖孩子!”笑着吻了辉罗算做他听话的奖赏,男人又提起用力地起了辉罗紧小的菊花。

 “桐先生是吗?”来到了桐睿的住处,老管家夏礼恭敬地询问。

 “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桐睿也回以礼貌的微笑。

 “我是隔壁尉迟家的管家,我们家老爷想请您用个晚餐,以感谢您今天对少爷的招待!”老管家郑重地说。

 “哪里,那是我应该做的!”一定是辉罗那个小可爱在他的爸爸面前称赞他了!

 “抱歉,可以请问你们的主人确实邀请我了吗?”不是他心急,而是这家的人太怪异,说是请他来吃饭可是他已经等了1个小时了,除了这个老管家和几个男仆,女仆外根本不见他们嘴里的那个“老爷。”的人影,连那个可爱的小辉罗也不见踪影,他们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估计八成辉罗的爸爸根本就是一个老态龙锺的连都起不来的老头子,不然辉罗的妈妈怎么会弃他们而去呢?

 “请您稍等。”老管家说完就上楼去了,他再下来时就直接对桐睿说“桐先生,老爷请您上去。”

 把桐睿带到了一间卧室的门前后,老管家就离开了,只留下他一人,正在桐睿纳闷着他们又在搞什么名堂的时候他听到这间卧室里好象有小小的叫声,好奇心驱使下,他把门轻轻推开了一条小,可是当他在向里面看去的时候他呆住了。

 他看见辉罗一丝不挂地被绑在上,腿大大地分开,分身被丝带绑住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只是那可怜的小东西已经变得通红了,甚至在那个顶端的小里还着一枚巧的小玉,玉正因为辉罗想的动作而一进一出着。一个英俊感的男人正在他的身体里用自己的巨物肆着,而且那个小小的入口被的红肿不堪,不知道是辉罗自己的还是男人的爱正沿着他的腿上。

 “啊…爸爸…不要再深了宝贝会坏掉…啊!”小小身体被烈地摇撼着,辉罗的全身早已是一片醉人的嫣红。

 “宝贝,你不就是喜欢这样的吗?”一边用力捅着辉罗下面那个几乎已经被到闭合不上了的“小嘴。”男人一边低着问,他用眼角扫了一下门外的偷窥者。

 “啊…爸爸!”突然,男人竟然把辉罗抱坐在了自己的身上冲向卧室的门,并有意一般地大大打开了辉罗的腿,让门外更加能够看清他是怎么被男人干的,以及那极度痴的表情,和胜过任何女人的叫。“啊爸爸…啊!宝贝好喜欢爸爸的大,啊…爸爸把宝贝得好舒服…啊!”“宝贝喜欢爸爸吗?”男人又问。

 “嗯!喜欢!喜欢!啊!”在男人几乎鲁的动下,辉罗明显已经达到了极限,可是又不能释放“啊…爸爸…求求你,放过宝贝。”他真的快要死了!

 “不行,宝贝不是说过听爸爸的吗?”男人似乎不悦地问。

 “可是…宝贝已经…啊!”显然,辉罗和男人又达到了一个高

 男人似乎是足了,他把自己了出来,然后又拿出了一个和自己分身同样细的按摩了进去,在按摩的开关打开的瞬间,那比男人的更有力的震动让上的小身体颤抖着蜷缩了起来,可是含着东西的菊花却收缩得更紧了。

 “抱歉,我似乎是迟到了!门外的桐先生,请您进来吧!”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男人对着门说道。

 正在门外被刚才异常烈的场景得目瞪口呆的桐睿听到主人的召唤又吃了一惊:他是怎么知道外面有人的?

 “你好,桐先生,我是尉迟啸雷,辉罗的爸爸!”男人竟然还可以礼貌地微笑以对!

 “你,你好!我叫桐睿!”才回过神的桐睿自我介绍,不过他的目光始终在因为快而小声啜泣着的辉罗身上,他真的不知道男孩子也可以这么玩!

 “抱歉,桐先生,我们吓到你了吗?”了然地看着呆呆的桐睿,男人鬼魅地一笑。只是这样就受不了了,竟然还敢动他的宝贝?

 “没…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桐睿竟然觉得自己开始冒起了冷汗,他暗自告诉自己要镇定一点。

 “宝贝,告诉爸爸你难过吗?”男人又走到了辉罗的身边很温柔地问。

 “啊嗯…爸爸…宝贝想要求求爸爸…让宝贝…啊!”正在辉罗向男人讨饶的辉罗却又遭到了更加让他疯狂的玩

 “宝贝,来爸爸好不好?”男人轻佻地勾起了辉罗因望而涨红的小脸。

 已经被爸爸玩到对外界没有知觉了的辉罗像个听话的娃娃一样颤抖着站起来走到男人身前跪下后开始男人的大分身,男人似乎觉得不煽情糜够似的俯身握住按摩在外面的部分缓缓动,故意出咕秋,咕秋的响声。

 “宝贝,喜不喜欢爸爸?”

 “嗯…唔…喜欢…宝贝是爸爸的新娘…啊唔…所以喜欢!”辉罗失神地说,此刻他的眼里只有爸爸。

 觉得太刺有些承受不住了的桐睿连句话也没说就跑了出去。

 看到对方匆匆离去后,男人才温柔地抱起辉罗并解开了辉罗小东西上的带子,拔除了顶端小里的玉让他得到解,而辉罗因为承受不住着比以往都更烈的玩在尖叫着释放后就彻底没有了知觉…

 “爸爸,隔壁的桐叔叔好象搬走了耶!”仍旧趴在爸爸的腿上看着画册,辉罗惋惜地说。其实那个叔叔还是很好的呢!

 温柔地笑着看了眼自己的宝贝,男人笑得别有深意。那天宝贝几乎让他玩到了失去神智的地步,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桐睿来过,所以也就根本也不知道他其实是被吓跑的。不过,宝贝是属于他的,谁也别想染指!

 “怎么?宝贝还在想他吗?”低下头,男人故意笑得很危险地问。

 “不是,不是,爸爸不要误会,宝贝才没有想他呢!”那天的“惩罚。”得他好几天都没有能下呢!他以后可不要再让爸爸生气了!

 “呵,呵!宝贝变聪明了嘛!”看着宝贝那可爱的样子,男人宠溺地笑了“宝贝,答应爸爸,以后只做爸爸的新娘好吗?”

 “当然,宝贝只是爸爸的新娘!”辉罗看着男人红着小脸坚定地说。

 对视了一会儿后,两人都幸福地笑了…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爸爸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