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爸爸的新娘 下章
第02章
 “夏礼爷爷,你告诉我爸爸在哪里好不好?”小小的辉罗紧紧地跟在老管家的身后着他。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爸爸了,他好想,好想爸爸哦!

 “老爷…老爷他在书房。”管家只好欺骗他,因为老爷实在是吩咐过不要去打扰他。

 “夏礼爷爷骗人!我去过书房了,那里根本没有人!好爷爷,你就告诉我爸爸在哪里,好不好?”辉罗一个劲儿地撒娇。

 “小少爷,您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老管家夏礼面对辉罗超级可爱的样子也只有缴械投降的份儿“唉----老爷他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过请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您的啊!”“知道了,我的好夏礼爷爷!”还没等老管家把话说完,辉罗就没了人影。

 蹑手蹑脚地走到爸爸卧房的大门前,辉罗想要给男人一个惊喜,所以他一下子就推开了门跑了进去“爸爸!宝贝来找爸爸了!”

 “哦,天哪!”男人挫败地掩面低吼。“啊!这个孩子是谁?”还有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这个十岁大的孩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反观造成上两人成雕像后果的辉罗在看到衣衫不整的爸爸和他身下一丝不挂的女人后睁大了眼睛,然后在女人和男人一个懊恼,一个惊恐的目光下号啕大哭了起来:“哇----讨厌!”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辉罗!”男人见自己的宝贝哭着跑了出去也赶紧跳下追了出去。

 “喂,那我怎么办?”女人不解地看着奇怪地两人问。

 没有理会女人的问话,男人一心只想着该怎么追回他的宝贝。

 “呜——讨厌,讨厌…爸爸讨厌!”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辉罗趴在自己的大上哭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辉罗再也不要喜欢爸爸了!辉罗讨厌爸爸!呜——。”

 “宝贝,是爸爸不好,你快开门!”男人站在房外柔声说。

 “不要!我讨厌爸爸!辉罗不要爸爸了,你走开!”他边哭边喊。

 讨厌,他讨厌爸爸!爸爸都已经有了辉罗了还去找别人玩亲亲,讨厌!

 “唉----既然宝贝不要爸爸了,那我还是去找别人好了!”男人佯装落寞地说。

 “呜——辉罗讨厌爸爸,你去找别人好了!呜——。”像个小鸵鸟似的,他向门外负气地大叫。可他刚说完,就果真听到了男人离去的脚步声,他心里一着急就马上下打开了门哭着向外大叫“爸爸!不要走!不许去找别人!”他可不想爸爸真的离开他,爸爸是他一个人的!

 “宝贝,别哭,爸爸没走,爸爸在你身边!”一步跨进了房间,男人心疼地一把把辉罗抱入了怀里。

 “呜——爸爸!”辉罗也紧紧拽住男人的衣服不让他再离开,可突然他又用力地捶打着男人“讨厌!放开辉罗,我再也不要喜欢爸爸了!”

 “宝贝别哭,告诉我你怎么了?”男人爱怜地亲吻着辉罗红红的小鼻子。

 “爸爸已经有了辉罗,可你还是和别人玩亲亲,爸爸好坏!”他噎噎地说。

 了然地一笑,男人知道原来是他的小宝贝吃醋了。

 “宝贝,都是爸爸的错。爸爸是怕伤了我的宝贝才回去找别人的!”前几天在书房里他的宝贝实在是太人了,以至于让他忘了那是宝贝的第一次而伤了他,这几天他一直在忍耐,今天是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去找了个女人来,没想到却惹的宝贝伤心了。“所以,原谅爸爸好么?”

 “嗯…好吧,我原谅爸爸!”辉罗用力着鼻子说。他相信爸爸是真的为了他,因为爸爸从来都不欺骗自己。

 “刚才摔倒了吧,宝贝。痛不痛?”把辉罗抱上了,男人掀起了他的脚察看他刚才逃跑时所扭到的伤处。辉罗的脚踝处红红的,男人心疼地皱起了眉。

 “不痛!”摇了摇头,辉罗带着软软的鼻音说。可是男人一碰,他又感地缩回了脚。

 “还说不痛?”宠昵地责怪了辉罗一句,男人低下头去轻着微肿的那里。

 “嗯…”辉罗细细地呻了一声。爸爸的舌头着自己的皮肤好舒服哦!就像那天在书房里一样…想着那天火辣的情景,辉罗因为身体难耐地动了动,呻声也大了。

 “宝贝?”男人抬头,看见他的宝贝表情似乎很是享受,连小脸也染着不同寻常的红润。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嗯…爸爸…抱抱宝贝,和宝贝做,好不好?”紧拉着爸爸的袖子,辉罗羞怯地要求。

 “宝贝…那样太勉强你了!”他不想再伤了他的宝贝。

 “没关系的,宝贝是爸爸的新娘嘛!所以,宝贝想让爸爸足…”他越说小脸越低,几乎垂到了口。

 既然宝贝允许了,那男人也不用忍耐了,他感地一笑,然后上前吻上了辉罗的

 “嗯…爸爸…”搂住爸爸的脖子,辉罗完全沈溺在了男人煽情的吻中“爸爸,宝贝好热哦!”他紧紧贴住男人的膛不住地磨蹭,来缓解一下身上既舒服又难过的燥热。

 “那爸爸来帮宝贝衣服好不好?”男人坏坏地一笑。

 “好…”辉罗红着小脸应了一句。

 得到允许,男人立刻动手解开了辉罗的衣扣,随着上衣被一点点褪去,男人的吻也一下下印上那水的肌肤,着那两个淡粉的花瓣,直到它们兴奋地变成红,然后他又在辉罗巧的小肚脐旁打着圈,偶尔还恶作剧地一下,引来他的一阵扭动。

 “嗯…哼…爸爸…”不足于这种嬉闹似的触碰,辉罗下意识里催促着男人,他喜欢像上次那样地节奏,让他的心跳得好快哦!

 “怎么了?宝贝?”男人抬头笑问。

 “快一点嘛!”辉罗甜腻地要求着。

 原来他的宝贝喜欢鲁的,看来这小东西还有被的细胞呢!这太好了,以后他们可以尽情地享受烈的**了!

 想着,男人隔着上了辉罗已经开始抬头的小东西,并逗似的轻

 “爸爸…不要那么折磨宝贝嘛!求求爸爸了!”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抚摩辉罗红了眼圈。

 “好了,宝贝,爸爸这就足你!”不再逗他了,男人一把扯掉了辉罗的小子,直接上了他那个已经兴奋得漉漉的小东西。

 “啊…爸爸…好舒服哦!”辉罗弓起身子尖细地嘶叫了起来,他被男人的手得骨头都稣了。

 男人着地玩着男孩的光滑花茎,一会儿,一会含入嘴里,一会儿又翻开上面的包皮用自己略显糙的么指摩擦分红色的顶端和不停吐着透明体的小孔。

 “啊…爸爸…”被爸爸这样玩身体真的是好舒服哦!他真想一直和爸爸这样!“啊…爸爸…宝贝也要爸爸的大!”辉罗害羞地要求。

 “哦?”男人挑起眉看了一眼自己宝贝想要的表情,就下了自己的衣服,把自己那大的东西送到了辉罗的眼前。

 “嗯…好大…”辉罗双手捧住大的部,着地呓语。

 “宝贝喜欢它么?”扳起辉罗的小脸,男人肆地问。

 “喜欢。”像着了魔一样,辉罗伸出了粉红色的小舌头轻着男人的巨大分身

 “那宝贝就要把它含进嘴里,好好地哦!如果它舒服了,那么宝贝也会很舒服哦!”男人指导着急于服侍自己的小东西“来,先把它含进去…对,然后用你的舌头,或者用力地也可以…对,不要碰到牙齿…对,真是爸爸的乖孩子!”

 “嗯…唔…”男人本就傲人的尺寸在兴奋之后变得更为壮观,辉罗努力地张大嘴巴吐着男人,按着他指示的方法来回着那味道浓烈的顶端。“嗯…嗯…”好热!后面的好空虚,自己也好想要!

 “啊…”男人享受地闭起眼睛,然后伸手捧住辉罗的脸颊自己动起了杆。

 “唔!”男人的巨物每次都会深入到他的喉咙,辉罗难过地咿唔出声“爸爸…唔…慢一点…”

 “对不起,宝贝,爸爸停不下来了…哦…”男人急促地低吼着,在辉罗的小嘴里进出,辉罗的小嘴里了男人的分身,所以多余的唾了出来,滴滴上。

 然后,男人又急促地动了几下后,辉罗便觉得从在自己嘴里肆出的大量的滚烫体到他嘴里,他一呻,那些粘粘体就都跑进了他的鼻子还到了他的身上和脸上。

 “咳,咳…咳…”被男人的呛到,辉罗咳了起来。

 “对不起,你的小嘴实在是太了,爸爸没来得及就出来了。”男人不舍地拍着辉罗的背。

 “这个…是爸爸的东西吗?”辉罗看着手上散发着强烈雄麝香的好奇地自言自语,然后,他竟然伸出舌头一点点地把它们吃了进去。

 “宝贝…”看着宝贝糜地食自己体,男人的分身又了起来。他拉过辉罗躺倒在上,又让他背过身继续为自己口,而自己则吻着辉罗高高跷起小股中间的小菊花。两人成69式地相互抚慰着。

 “唔…爸爸…”嘴里含着男人的东西,小分身也被对方以更技巧的方式,而可怜颤抖着的后庭花也被三手指撑得的,上下两张嘴巴都好足哦!“啊唔…”辉罗情不自地含糊叫着。

 “宝贝,你上面的小嘴在做什么?”一边引起男孩小的更多润,男人一边问。

 “宝贝…啊,在…爸爸大雀雀…啊,爸爸那里…好舒服!”辉罗不住地媚叫。

 “宝贝,好好联想一下你现在的样子像在做什么?”男人不停地搅着辉罗紧小的菊花。这个小妖,身体里竟然热到这种程度!

 “像…像是在吹萧…啊,爸爸…”辉罗破碎地回答着。

 “真聪明,不愧是爸爸的好孩子!”男人奖励地转过辉罗的身,深吻了他“宝贝,想不想要?”

 辉罗点头,他想要比爸爸手指更的东西!

 “那…这个时候你应该说什么?”男人故意把自己顶在那个像小嘴似的一张一合咬着自己的小入口外,他要他自己要求。

 “爸爸进来,宝贝要爸爸,要爸爸的大进到宝贝的小里,然后嗯…用力地顶宝贝,把宝贝哭!”辉罗受不了望折磨地哭喊着请求爸爸的怜宠“爸爸,求求你,快用宝贝最喜欢的大用力宝贝嘛!”

 “宝贝最乖了!”又奖赏地吻了一下,男人一下子就进了辉罗的身体里。

 “啊!”和第一次不同,这回辉罗是完全体会到了的快乐,他哭着叫着把男人夹得更紧了。“啊爸爸。”

 “宝贝,你好紧!你把爸爸夹得好!”男人赞叹着,引来那个包覆着自己的天堂的又一阵紧缩,就像要把他给进去一样,于是他更买力地,几乎要把身下的小人儿给坏。

 “啊宝贝不行了!啊!宝贝要被爸爸的大坏了!啊!爸爸…”辉罗就要率先达到高

 “不行,宝贝,再等等,和爸爸一起…”男人又加快了速度几乎一点也不停歇地进出辉罗的身体,并捏住了辉罗即将决堤的雄蕊不让他释放。

 “啊!爸爸,不要,放开宝贝!放开啊啊…啊!”辉罗发出了几乎要崩溃的叫声。

 “宝贝,爸爸爱你!”男人终于忍不住在辉罗体内了,那薄而出的滚烫体一泼一泼地浇在辉罗的感点上,让辉罗一下子达到了两个高

 “啊!”在男人放手的同时,辉罗积存了几次的也全到了枕头上…

 “宝贝,还好么?”仍未离辉罗身体的男人和辉罗一同体会着那依旧美好的余韵,他的大手在辉罗小小的背上爱怜地抚摸着。

 “爸爸,你觉得足了吗?”努力撑起无力的身体,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足不了爸爸,他会再次出去找别人,他才不要那样呢!

 “当然,能足爸爸的永远只有我的宝贝一个!”男人娇宠地吻了吻他甜似糖的小嘴。

 知道自己能够足爸爸,辉罗甜甜地笑了。这样,爸爸就再也不会去找别人了,只有他才是爸爸的新娘!

 “爸爸,其实,宝贝最最喜欢的就是爸爸了!”辉罗把脸埋进男人的膛,临睡着前,他软软地说…

 幸福,永远会属于这对甜蜜的父子!  m.QImiAOxiAoshUo.CoM
上章 爸爸的新娘 下章